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熊”出没请注意——帕丁顿熊VS泰迪熊的英美文化印记(2)

时间:2015-03-25 16:16来源:Mtime时光网 作者:点击:

☆一 ☆: 相似之处:除了都是熊……

 

每一部电影都能反映出制作国的文化图景——只不过是片面的,微缩的。好在“双熊”都是叱咤英美文化圈半个多世纪以上的经典形象,加上商业电影“取悦大多数”的目标,这个“微缩的图景”还有的可看。

两部电影都属于都市幻想类作品,以现实世界为背景,加入幻想的元素。这种影片的特点是,把看似荒诞、神奇的事物放在日常生活里,在冲突当中反映的还是日常生活中被我们忽视掉的细节。另外,它们都是喜剧,因此具备喜剧的必要元素:滑稽。但是处理滑稽的手法不同。

电影情节方面,“泰迪熊”出身玩具,并没有正统的故事线索,因此《Ted》的创作空间很大;《帕丁顿》正好相反,原作在先,玩具在后,而且电影又有些伦敦宣传片的味道,因此剧情条框多。但是它们都遵循着经典好莱坞同类电影的叙事逻辑和人物铺陈:主角在成长,身边的人也在跟随主角成长,在成长的过程中打败坏人。

☆二 文化差异:尽管都是熊……

英国历史悠久,作为岛国,它与欧洲大陆若即若离的关系让国家的性格逐渐变得积极与消极兼而有之(该国外交政策就是如此,几百年来秉承“谁想在欧洲大陆称霸,我就联合别人打谁”的逻辑)。

历史上看,英国是美国文化的主要源头之一,但优越的地理位置让美国的发展走上了不同于英国的道路:天老大我老二。再加上幅员辽阔和资源丰富,这个国家不“嘚瑟”才怪。

①出身:神迹Vs.教化 

——Ted是以“自己人”的状态出现的,而帕丁顿则一直是“外人”。

首先,Ted是个玩具,不是一只真熊。它的诞生相当于“喀嚓!一个炸雷,泰迪活了!”(请自行脑补东北口音)。作为一份圣诞礼物,在圣诞节的时候因为一个孩子的愿望而获得生命,Ted的出身基本可以确定为上帝显圣(不排除我佛如来送给耶稣基督一份生日礼物的可能性)。

但是帕丁顿的来历较为奇特,勉勉强强,你可以说它是一只被“归化了的”熊——问题就在这儿,它是一直实实在在的熊。因为探险家的帮助,帕丁顿的叔叔婶婶受到了“大英文化的熏陶”;然后,文化在熊的一家中世代相传……你会发现,为了能够好好把电影看完,这是一个不用也不能去深思的逻辑。

真正有趣的是,随着故事的展开,电影如何呈现两只“熊”的形象:Ted是以“自己人”的状态出现的,而帕丁顿则一直是“外人”。

作为风靡美国近百年的玩具熊,除了来历之外,泰迪熊并没有一个完整且统一的“成长背景”,也就是说,你可以随意塑造这个可爱的小家伙的经历。但是电影却选择把Ted变成一个小流氓。它也有童年,童年时和好友(主人?)一样单纯;不料长大之后五毒俱全。从成长的角度说,Ted和其他有着同样问题的美国年轻人是一样的。

帕丁顿的荧幕形象则不然。它的出身在理论上更为粗野,因为它是一只熊。但是电影告诉我们,文明让它逐渐抛弃了自己粗野的一面。它仍具有某些熊的特质——吼叫,睡在树上等等——但是仅仅把这些保留下来的特质归为故事情节设置显然不够全面,它们也代表了过去“改造者”对“被改造者”的看法:野蛮是可以被文明改造的。只不过,无论“你”的行为方式和“文明”有多么相近,“你”仍然需要漫长的过程才有可能成为“文明”的一员。

 

帕丁顿熊泰迪熊

外来人VS过气明星

看上去,Ted和帕丁顿的生活似乎都和人类融合的很好,除了一些小毛病以及情节高潮部分,基本互不干涉。不同的是,Ted的融入过程,是从“明星”变成普通人,尽管公园里仍然会有美女找自己合影,但已经没有谁会大惊小怪了。帕丁顿可没有这么幸运。走在火车站里,帕丁顿从一开始就没有引起任何骚乱,旁人仅仅是和它擦身而过——影片如此安排,带给观众的并非“自然”之感,而是一种“无视”的状态。哪怕最后,布朗先生的宣言也只是再次突出了帕丁顿和英国的“不同”。

美国的文化是多元的,认可平等的文化可以共存且共荣,因为它的出发点永远是不同人群身上的共性,个体可以无限另类,例如Ted(当然这种文化也不是一天形成的,此时你可能会想到《我有一个梦》)。事实上,影片中唯一不把Ted当“人”的,就是那对“坏蛋父子”。他们两个在询问Ted是否出售的时候用了“it”,暗示Ted不过是一只有自由意志的玩具(为了区别本文作者和两个坏蛋,Ted一律用“他”表示)。

现代英国人的态度也很包容,但其中蕴含着“礼节性隐忍”的成分,仿佛这是文明的负担。这种包容的前提是,只要“你”与“我”不发生冲突,“我”就不在意“你”是否存在;至于“你”的价值如何,于“我”无所谓——想想布朗先生在火车站时是如何对待孤零零的帕丁顿的。帕丁顿的荧幕形象并不是一只从“遥远的秘鲁深处来的熊”,它反映的是几十年前、甚至是百年前,来自殖民地国家、受过高等教育的移民在宗主国人民眼中的普遍形象:“你们”虽然彬彬有礼、受到了文明的熏陶,但“你们”身上仍旧具有摆脱的不掉的“原始基因”。不信,看看帕丁顿的“熊吼”以及上楼梯和睡觉的方式。它在影片中的“蠢萌”并非完全来自性格,而是来自被夸大了的“文化”差异,而这种差异是“可爱而好笑的”。你可以说,电影里的帕丁顿就是熊,熊不能完全代表人。很遗憾,除非这只熊的英语不那么流利和精准,否则,它引起的这种联想就很难轻易消失。

至于Ted,你就当他是个地道的美国街头小混混好了。


(文章来源:时光网 )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