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熊”出没请注意——帕丁顿熊VS泰迪熊的英美文化印记(3)

时间:2015-03-24 19:40来源:Mtime时光网 作者:点击:
② 社会:传统Vs个性
——“熊熊都有本难念的经。”Ted要养活自己;帕丁顿要找到人家来养活自己。
 
 
 
  和那对邪恶父子的最终较量开始之前,Ted的主要身份似乎就是一个“电灯泡”:夹在发小和发小的女朋友之间。但事实上,他需要面对的问题是自己的独立。Ted是个大孩子,和他的发小一样,只不过“童星”的身份让他更晚熟。他与世界相处的逻辑就是由着性子来。在和约翰聊天的时候,他曾经说:“911来了!我得来点大麻嗨一下!”他与世界并没有脱节,因为他身处的世界允许这样的存在——并不是一只会说话的玩具熊,而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反社会的年轻人。可惜这种联系是被动的,Ted恣意挥霍着社会给他的认可。Ted的优势是,他从来不需要质疑自己的独特,除却电影的开头和结尾,Ted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类损友。
 
 
  帕丁顿的身份问题则从始至终困扰着他,直到影片结束。走出秘鲁大森林深处开赴伦敦的时候,他对未来的信仰来源于两点:第一,文明的包容,因为探险家告诉他的叔叔:伦敦将永远为你们敞开大门;第二,他和叔叔婶婶对文明的理解和信任。挂在他脖子上的牌子写道:请给这只无家可归的小熊一个家。这一点不仅符合《帕丁顿》原著,更符合英国史实。二战时期流离失所的孩子就是通过这种方式生存了下来。文明的确拥有这些美好的特质,遗憾的是,帕丁顿不知道文明还有高傲和排外的一面。这种认识上的差异是它在伦敦找不到自身定位的原因。帕丁顿彬彬有礼,甚至坚持英国人在日常生活中早已忽略的脱帽礼——这一点非常有趣:他试图模仿的国家已经放弃了他深以为然的礼节。他具备了文明的一切表象——虽然不一定完全明白其中内涵——但文明依旧因为他的出身而保持着距离。
 
 
  Ted的生活是个人主义的典型代表。他希望生活按照自己的喜好发展,只有在万不得已时才选择妥协。个人主义的兴盛是全球性的,但在美国尤其明显。这个国家一直坚称自己三百余年来的立国之本就是个人无所畏惧的努力。事实确实有几分类似,但也有站着讲话不腰疼之嫌。美国早期移民的确有双勤劳的手,可是忽视美洲原住民的帮助就有些不厚道了。此外,美国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远离欧洲复杂的国际关系,没有一触即发而且拖泥带水的战争威胁。国家的发展模式让个人主义有了蓬勃的土壤。信奉个人主义的一代不喜欢社会干涉,无论这种干涉是合理的(找工作)还是不合理的(被关起来当做宠物)
 
 
  帕丁顿所处的现代英国也受到了个人主义的影响,这让历史悠久而且尊重传统的英国人很痛苦。不过整体来看,英国的社会和中国类似,也处在传统(保守)和革新交叠的状态。传统是历史的一种积淀和表现形式,一个国家的历史越长,传统也就越根深蒂固。如果你愿意,英国的王室可以算作传统的象征。在现代社会,传统代表了一种生存规范。一定情况下,这种规范有利于社会的运转。但是,随着个人主义发端,传统限制个人成长的那一面渐渐显现。布朗先生儿女的叛逆,其实就是个人主义和传统交锋的一个缩影。这种传统和革新交替的社会状态,让“帕丁顿们”找到了在英国的生存空间,但也在一定程度上拖了文化融合的后腿。 
 
  帕丁顿身上是不是也有个人主义的影子呢?或多或少,但和Ted的表现形式不一样。Ted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的个性是个性,他渐渐连自己的独一无二都忘了。而帕丁顿从下船开始就意识到自己全身和周围有多么不同——并不因为自己是熊,而是因为自己是个外来人。可以说,帕丁顿用他所信仰的文明取代了最能代表自己的“野性”。无所谓对错,看怎么样最适合你。
 
  这种传统与个性的纠葛在“双熊”的服装上也有体现。Ted在找工作和找到工作以后才穿上了衣服。对Ted来说,服装代表的是对个性的束缚,但是他又必须和生活妥协;帕丁顿初到伦敦时只有帽子和箱子。当布朗一家送给了他一套风衣和雨靴时,电影所展现的,是他欣喜地认为这是自己摆脱过去、融入英国社会的开始——尽管只是一厢情愿。
 
  “双熊”的故事摆在一起,反应了一个英美社会都存在的问题。一方面,我们认为社会传统束缚了人的个性;但是,当我们摆脱了这些“束缚”时,才意识到传统其实是我们个性中的一部分。在美国,传统的戏份并不抢眼(但不是没有),Ted无需思考个性与社会的融入或抽离问题;而英国则很容易让你感受到传统的存在,一旦传统当中封闭的那一面表现出来,难以摆脱“个性”的帕丁顿会伤心难过也就再所难免了。
 
③ 幽默:反权威Vs无政府
——女王代表的不仅仅是传统,还是体制。
 
 
  言及体制总是让人有些不太自在。一个硕大无朋的社会机器以及这架机器所代表的一切负面文化,它是人们嘲笑的对象,但也是生活所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在英国,这架机器同样备受嫌弃。但这并不代表英国人反传统,相反,“反体制”一直是英国的传统。和中国不同,从台面上,王权很早就已不能“唯我独尊”。议会制衡王权的思路——尽管磕磕绊绊——伴随了英国数百年的历史。喜欢《狼厅》的读者能够发现,一方面国王的权力还在,另一方面,人们(但不是所有人)手中也握有制衡王权的法律。这培养了英国人对体制和权威“尊重与不屑”并重的性格。反应到电影中,就是一种无时无刻不在的“反体制幽默”。
 
  帕丁顿出走布朗家,布朗夫人到警察局报案的一段对话是这种讽刺的绝佳体现。在描述了小熊的穿着打扮高矮胖瘦之后,布朗夫人补充道:“他是只熊。”负责记录的警察回答:“信息太少,不太好找。”
 
  另外一个例子出现在地理协会:那架古老但依然运作的“信息传输系统”。一排排管道叮铛乱响,让人不禁联想起工业革命。在信息科技如此发达的时代,一个科学学会仍在使用纯工学原理制作的系统,更神奇的是,这个系统竟然还能如此快速地运转。这就是英国人对传统体制的感受:既骄傲,也无奈。
 
  从BBC到国会,从王室到办公室,只要体制的影子覆盖得到,你都可以看到反体制影视剧的介入。必须说明的是,英国的体制没有糟糕到那个份上。但是,过于习惯拿体制开涮让普通英国人对改变的迫切性反倒变得不那么敏感。
 
  《Ted》则不见这种含沙射影的反体制幽默,嬉笑怒骂都明着来。其中尤以Ted面试和被升官这两场最为“引人入胜”。对于体制和权威,美国人不像英国人那么爱“弯弯绕”;甚至可以说,美国人并不像英国人那样爱把这两点放在心上。美式喜剧电影更接近“闹剧”,或者“滑稽戏”——类似《猫和老鼠》——直陈强势一方的愚蠢。
 
 
  美式作品非常擅长创造“破坏性的“滑稽戏场景。Ted在超市里调戏收银员就是其中一个。Ted洋相百出,但依然引得妹子咯咯直笑(或许还有荧幕前的观众)。这种行为到底有没有出圈?除了最后那个动作之外,把前面的“组合”安在普通美国人身上似乎并不为过。但美国人自己也知道该在哪里“画线”,说明一定之规仍在,只是他们实在太喜欢触碰底线了。
 
  从Ted在party里嗑药之后和鹅放对,到他和约翰在小旅店里大打出手,场面都是以混乱为主。混乱让一切变得疯狂和可笑,不管制造笑点的手法是对比还是夸张。滑稽来自于情绪的爆发和界限被突破,观众看不到英式幽默中的一波三折。这种混乱幽默的代表作,当属金.凯瑞的《面具》。“偶露峥嵘”的权威会遭到“惨无人道”的戏谑。戏谑当中体现出来的并不是英国人和体制彼此依存但又互相不爽的矛盾心理,而是美国人对权威彻头彻尾的践踏。混乱式的滑稽对常态的无视,仿佛无政府主义的狂欢。
 
 
  《帕丁顿》中不是没有类似的滑稽场面,例如小熊第一次坐地铁。一个乡下人第一次走进大城市,如果在美式幽默中,这将成为一场经典的滑稽桥段。但《帕丁顿》的设计依旧在和体制(规矩)较劲:电梯旁边那个写着“必须抱着狗”的标志牌,以及“靠右(腿)站”。在《Ted》中,规矩总是被抛到九霄云外的;在《帕丁顿》中,你可以和体制搏斗,谁输谁赢则不一定。
 
结尾处帕丁顿熊用阿汤哥《碟中谍4》中的经典桥段来逃脱妮可·基德曼的追捕
 
  在《帕丁顿》的最后,《碟中谍4》的桥段被拿来调侃。最常规的说法是,在电影的商业化大潮中,传统文化帝国英国被美国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因此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可能也对,但也可能不全对。看着一只可爱的小熊模仿阿汤哥,酸葡萄的感觉并不明显。《帕丁顿》是英国的一部“风光宣传片”,每一个笑点都有英国人自己的算计在里面。很有可能,英国人知道全世界都在笑话自己对美国称霸的“酸葡萄心理”;这一次,索性就借英国的“国民偶像”来调侃一下自己以飨观众吧。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