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主页 > 文史百科 >

“香消玉殒薄命女,背信弃义负心郎”——唐代爱情悲剧传奇

时间:2015-03-10 14:40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俆潜点击:
       柳永有词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元稹有诗云:“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美满爱情和大团圆结局固然是人们心目中美好的愿望,但造化弄人,爱情在现实生活中常常伴随着感伤。这种悲剧的爱情往往更能令人刻骨铭心,乃至使人为其付出青春甚至生命。这样的题材在唐传奇中也不乏名篇力作,至今仍能给世人以警醒。
  
       1. 元稹与《莺莺传
  元稹(779-831年),唐代著名文学家,字微之,别字威明。河南(今河南洛阳)人。贞元九年(793年)及第,后暴疾卒于武昌军节度使任所。元稹的创作,以诗的成就为最大。他与白居易齐名,并称“元白”,二人同为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元稹才华横溢,文学成就斐然。他写的《离思》一诗名垂青史,道出了爱情的真谛,为世代传诵: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元稹的诗感情充沛,感人肺腑。尤其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一句,更是成为痴男怨女们相爱相守的誓言。但他的才华不单体现在诗歌创作上,也体现在传奇创作上。真是“满腹才华关不住,一代传奇呼啸来”。他创作的《莺莺传》不但在当时享誉盛名,而且还成为后世作家模仿的佳作。金代董解元《西厢记诸宫调》和元代王实甫《西厢记》杂剧的素材均来源于此,只是改变了结局。
  根据卞孝萱教授《元稹年谱》的考证,《莺莺传》的创作时间应当是贞元二十年(804年)。此时的唐朝经历了安史之乱的罹难,国势日渐衰微。
  《莺莺传》讲述的是张生始乱终弃的故事。崔莺莺与其母郑氏在一次兵乱当中,为张生所救。郑氏与张生本就有亲戚关系,因此郑氏决定设宴答谢张生的救命之恩。怎想张生见到如花似玉的莺莺小姐后,一见钟情,不能自持,便想通过莺莺的丫鬟红娘,与莺莺私通。小丫鬟一心想让他明媒正娶自己家的小姐,张生却说自己爱得太深,已无法忍受长时间的等待。后来,莺莺果然与他幽会,幽会之时,张生便向她打听其母的态度。莺莺坦诚相告,郑氏并未坚决反对。随后,郑氏打算让二人完婚,但张生却迟迟不肯遣人说媒,最后竟然将莺莺抛弃。可见,张生本来就是贪图莺莺的美貌,意图玩弄,甚至霸占。当红娘提出明媒正娶的建议时,他说,如再过“三数月”就要“索我于枯鱼之肆”,其言语表达了他当时是多么的迫切,但当莺莺与他欢爱之后,他却迟迟不肯遣人说亲。对此,莺莺一忍再忍。张生前后的言行不一和莺莺之后的种种表现,体现了当时唐代门阀制度的残酷和妇女地位的低下。孤儿寡母寄人篱下,只能任人宰割,无法反抗。寒门女子无法与士族通婚,这反映了唐代社会不平等的婚姻制度和对妇女的摧残。
  此故事的经典之处在于对女主人公崔莺莺的描写,她第一次与张生见面是迫于母命。文中是这样表现她当时的情态的:
  久之乃至,常服悴容,不加新饰,垂鬟接黛,双脸销红而已。颜色艳异,光辉动人。
  作者将莺莺的美丽与羞愧之态结合得天衣无缝,语言生动,异彩纷呈。而在张生将要遗弃她时,文中又是这样写的:
  崔已因之将决矣,恭貌怡声,徐谓张曰:“始乱之,终弃之,固其宜矣。愚不敢恨。必也君乱之,君终之,君之惠也。则设身之誓,其有终矣,又何必深感于此行?然而君既不怿,无以奉宁。君常谓我善鼓琴,向时羞颜,所不能及;今且往矣,既君此诚。”因命抚琴。鼓《霓裳羽衣》序,不数声,哀音怨乱。不复知其是曲也。左右皆欷歔,崔亦遽止之,投琴,泣下流连,趋归郑所,遂不复至。
  这一段文字深切地表现了莺莺的痛苦。在她柔弱的外表下掩藏着无比伤痛,同时文章也显现出她对张生的挚爱与不舍。如果进一步地挖掘语言,我们不难发现,在莺莺的柔顺里,隐藏着当时社会对家庭中地位卑微女子的压迫和不公。
  故事的后半部分还附着了一封莺莺写给张生的书信,显示了莺莺过人的才华:
  倘仁人用心,俯遂幽眇;虽死之日,犹生之年。如或达士略情,舍小从大,以先配为丑行,以要盟为可欺。则当骨化形销,丹诚不泯;因风委露,犹托清尘。存没之诚,言尽于此;临纸呜咽,情不能申。千万珍重!珍重千万!玉环一枚,是儿婴年所弄,寄充君子下体所佩。玉取其坚润不渝,环取其终使不绝。兼乱丝一絇,文竹茶碾子一枚。此数物不足见珍,意者欲君子如玉之真,弊志如环不解,泪痕在竹,愁绪萦丝,因物达情,永以为好耳。心迩身遐,拜会无期,幽愤所钟,千里神合。千万珍重!春风多厉,强饭为嘉。慎言自保,无以鄙为深念……
  此段文字优美,感情充沛。据很多作家分析,莺莺的原型便是元稹爱恋过的一位才女,而这封信就是出自那位才女的手笔。莺莺追求爱情的失败,也反映了那一时期知识女性在追求爱情的道路上所经历的坎坷和艰辛。《莺莺传》之所以能感动我们,正是由于文中出现了这样一位敢爱敢恨、敢于承担责任、才华横溢而又命运多艰的女子。

 
  2. 蒋防与《霍小玉传》
  蒋防(约792年-?),字子微,义兴(今贵州义兴)人。曾任右拾遗,翰林学士,中书舍人。《霍小玉传》是其代表作,创作于宝历、太和年间(825-827年)。故事情节是这样的:
  大历年间,陇西有个叫李益的书生,20岁,考中了进士。他常常夸耀自己文采风流,希望得到佳偶。他四处寻求名妓,很久未能如愿。终有一日经长安一姓鲍的媒婆介绍,认识了年轻貌美的霍小玉。两人一见如故,彼此对对方都很满意。
  但霍小玉深知自己本是娼妓出身,不能与李益相配。只怕一旦年老色衰,就会像秋天的扇子一样被抛弃。李益为打消她的念头,对小玉发誓:即使粉身碎骨,也绝不丢开她,并拿出白绢,写下了终身相守的誓言。李益一向富有才思,提笔就能写出文章,他引用山河作比喻,表示了诚心,句句恳切。看了这些话,霍小玉非常感动。就这样,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两年,在这两年当中,二人日夜相随。后来,李益因为科举考试成绩好,被授予郑县主簿的官职。到了四月,将要去上任,顺便到东都洛阳探亲报喜。霍小玉已料到他此去长安,多有变故。 但李益一直表示,一定与小玉终身相守,至死不渝。
  回到家中,一切都改变了。李益不得不听从母命而迎娶了一位卢姓的小姐。此时的小玉还在望穿秋水,等待着情郎。李益因自己背弃盟约,便拖延回去的期限,并且远托亲戚朋友,不让泄露此事。小玉屡次打听李益的音信均没有结果。从此,小玉的生活逐渐穷困潦倒,变卖了家财也难以维持生计。最后她染病在床,痛苦不堪。
  李益自知拖延归期违背了誓言,又得知小玉病重,惭愧不已,索性狠心割爱,始终不肯前去与她相见。小玉日夜哭泣,茶饭不思,一心想见李益一面,竟没有任何机会。冤苦悲愤越来越深,她困顿地病倒在床上。长安城中逐渐有人知道了李益与霍小玉之间的这段情事。风流人士与豪杰侠客,无不感叹霍小玉的多情,愤恨李益的薄幸。终有一日,一位豪侠用计策将李益骗到小玉的家中。霍小玉缠绵病榻日久,突然听说李益来了,飞快地起床,换好了衣服走出去,好像有神助似的。她控诉了李益一番话:
  玉沈绵日久,转侧须人。忽闻生来,倏然自起,更衣而出,恍若有神。遂与生相见,含怒凝视,不复有言。羸质娇姿,如不胜致,时负掩袂,返顾李生。感物伤人,坐皆欷歔……
  这段文字充分地体现了小玉的悲愤和刚烈,亦刚亦柔,感天动地。她悲痛欲绝,但内心却掩饰不住对李益的深情。虽病入膏肓,见到李益后还能强打精神,起身相见。她不愿将自己的柔弱暴露于负心人面前,所以一面流泪,一面转过头去拭泪。真个凄凄惨惨戚戚!绝情郎在前,最难将息。等到坐定之后,她又说道:
  我为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负心若此。……徵痛黄泉,皆君所致。李君李君,今当永诀。我死之后,必为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
  说完这番话之后,她左手握住李益的手臂,将杯子摔于地上,恸哭数声而死。这一系列的动作发泄了小玉无比的愤怒。临终前的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悲痛。这种长恸号哭充溢着小玉的刚烈之气。在这里,我们可以较明显地感觉到小玉与莺莺之间的区别。小玉在面对负心人的抛弃时,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用死亡来结束一段错误的恋情。
  小玉死后,李益的精神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他开始精神恍惚,行为怪异,娶妻三次,但他的婚姻却都因他的猜忌而不得善终。
  李益的行为固然可恨,但如果不是受其母的威逼利诱,也许他和小玉也会善始善终。他本意不想辜负小玉,但客观上,他给小玉造成了致命的伤害和打击。订亲后一味逃避的态度给小玉增加了无限的痛苦,以致稚年早逝。所以,李益的罪责不容宽恕。但在小玉不幸亡故之后,李益也悲痛不已,日夜哭泣。这也绝非是虚伪的表现,体现出了人物性格的复杂性。这种对人性的剖析超越了时代,超越了作品,具有非常重要的文化内涵。
  直到今天,我们在分析一部作品的时候,不能单纯地把人物分成好人和坏人、善良的人和丑恶的人,而要把具体的人和事放在具体的历史背景之下去分析,这才是具有人性化的解读。李益的背叛绝不仅是他个人的原因,而是那个时代制造的悲剧。封建社会的残酷不仅在于阶级之间的压迫,更在于对人性的压迫,很多人没有追求爱情和婚姻的权利,甚至没有生存的权利,这是何等的惨烈。
  痴心女子、仗义男子和薄命女子、负心郎君共同构筑了中唐传奇史上的一道长城,也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使我们在津津乐道唐诗之时,也会想起那一个个让我们感动、回味的爱情故事。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太连清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