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似桂如兰说【昆曲】(一)——百花园中一枝兰

时间:2015-03-24 09:30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国宝拾趣》 作者:《神秘中国》创作组点击:

  穿过江南氤氲的水气,袭一身清甜馥郁的桂花香,如一位婉约少女,昆曲向人们含羞走来;那清丽的唱腔令听者无不醉倒在一片桂花香中,如梦似幻;梦醒后,遥望苍穹,少女正翩翩然轻舞于琼楼玉宇间。桂花的甜香还余韵未散,她却摇身化为一支孤傲的兰花,独立寒空。
  
  2001年5月18日,中国昆曲艺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为首批“人类口述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并在19个入选项中名列榜首。作为中国古老的艺术形式,这一头衔昆曲当之无愧。忆往昔,昆曲独领风骚数百年;看今朝,复兴之路举步维艰。然而,寒冬将尽,昆曲这支被人们遗忘了近二百年的“空谷幽兰” 就要迎来她的又一个春天。
 
 

昆曲《牡丹亭》的作者汤显祖塑像
  
  十年前关注昆曲的人并不多。人们与昆曲的缘分顶多是擦肩而过,只限于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当问道“这是出自哪里的诗句”时,大多数人会回答:“《红楼梦》中林黛玉在行酒令时误说出的《牡丹亭》中的句子。”绝少有人会说:“这是昆曲经典折子戏《牡丹亭·游园惊梦》中杜丽娘的一句慨叹。”戏里的情节是,杜丽娘与小春香主仆二人边走边说,不知不觉走入了园子,看着园中如画般美丽的景色,想起自己被紧紧封闭在家门之内的女儿身,杜丽娘不由感慨道: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
  
  人们熟悉这经典的台词,却忘记了这常挂口头的名句也出自昆曲名段。
  
  近年来,昆曲的这种“阳春白雪,和者必寡”的情势得到了极大改观。先有台湾著名作家白先勇为复兴昆曲而海内外四处奔走,终于,青春版昆曲《牡丹亭》受到青年人的热烈喜爱;接着是媒体名师于丹在“百家讲坛”栏目中讲解昆曲,在观众中又掀起了一阵“昆曲热潮”。作为中国特有的剧种,为保有那独特的优雅之美,昆曲默默地坚守着寂寞。在新世纪初始,昆曲那美妙而寂寞的旋律终于在民间得到了回响。昆曲,这被誉为中国戏曲“活化石”的经典戏种,在经历了200年的沉寂之后,正在悄然走入平民百姓家。这让人们看到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艺术在中国复兴的希望。
  
  昆曲,原名“昆山腔”或简称“昆腔”,清代以来被称为“昆曲”,现又被称为“昆剧”。它发源于江苏昆山,至今已有六百多年历史,是我国传统戏曲中最古老的剧种之一,被称为“百戏之祖,百戏之师”。许多地方剧种,像晋剧、蒲剧、上党戏、湘剧、川剧、赣剧、桂剧、邕剧、越剧、粤剧、闽剧、婺剧和滇剧等等,都受到过昆曲艺术多方面的哺育和滋养。昆曲是戏曲艺术中的珍品,被称为戏剧百花园中的一朵“兰花”。
  
  昆山腔开始只是民间的清曲、小唱,平民百姓都能哼唱一两段。后来,它逐渐扩展到福建、江西、广东、湖北、湖南、四川、河南、河北各地,万历末年传入北京。这样昆山腔便成为明代中叶至清代中叶影响最大的声腔剧种。
  
  昆曲是文学、音乐、舞蹈的完美结合体。它唱腔华丽、念白儒雅、表演细腻、舞姿飘逸,舞台置景极尽完美,而且它对演员唱、念、做、打(舞)四个方面的技术要求极高,可以说在戏曲表演的各个方面,都达到了艺术的最高境界。昆曲中的许多剧本,如《牡丹亭》、《长生殿》(洪昇)、《桃花扇》(孔尚任)等,都是古代戏曲文学中的不朽之作,甚至有些作品就是特意为昆曲而创作的。昆曲曲文继承了唐诗、宋词、元曲的文学传统,为昆曲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文化基础,同时也造就了一大批昆曲剧作家和音乐家,这其中汤显祖、洪昇、孔尚任、李渔、叶崖等都是中国戏曲和文学史上的杰出代表。
 
  
  昆曲音乐属于曲牌体,有一千多个曲牌,它的唱腔婉转细腻、吐字讲究,每一出戏都可谓精致。昆曲文词非常典雅,因此它对舞蹈的动作要求非常高,常常是载歌载舞,用舞蹈动作来表现人物的内心感情。 也许是出于对经典的尊重,直到现在,昆曲还经常原封不动地演唱几百年前作家的作品。昆曲的精致使它成为戏曲演员争相学习的戏种之一,甚至其他剧种的演员也不例外,都主动从昆曲中吸取营养。享誉世界的京剧表演艺术大师梅兰芳先生就曾长期潜心修习昆曲。程砚秋、周信芳、荀慧生也都精通昆曲。昆曲之美,表里如一,无懈可击,怪不得明代人袁宏道在散文《虎丘》中赞昆曲:“一箫,一寸管,一人缓板而歌,竹肉相发,清声亮彻,听者魂销。……一夫登场,四座屏息,音若细发,响彻云际,每度一字,几尽一刻,飞鸟为之徘徊,壮士听而下泪矣。”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昆曲虽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成为明万历到清嘉乾(嘉庆、乾隆)年间影响力最大的声腔剧种,然而,这也是它走向没落的起因。昆曲的黄金时期始于明代万历年间,在之后的数百年里,昆曲逐渐成熟并日趋鼎盛。其间,昆曲一直以一种完美的表现形式向人们展示着世间的万般风情,她是宫廷相府中的常客,是文人雅士的宠儿。这种富丽华美的演出氛围,附庸风雅的刻意追求,正好符合当时文人雅士、达官贵胄清高孤傲、唯我独尊的心理。渐渐地,昆曲日益走向文雅、繁缛的境地,为达官显贵所独享。失去了民间的肥沃土壤,昆曲成了插在瓶中的“兰花”,失去了生命的活力。
  
  到了清代中期,市民阶层崛起,昆曲那舒缓、惆怅的风格显然与他们格格不入,那些士大夫们也开始务实起来,昆曲在不受市民青睐的同时,也失去了士大夫阶层的追捧,于是逐渐走向衰微。
  
  近现代以来,过于文雅的唱词、陈旧的故事情节,使昆曲丧失了时尚性和大部分娱乐功能,也使这一经典艺术形式离当代人的审美需求越来越远。昆曲已经难以赢得观众,演出也越来越少,甚至在演出市场上难觅其踪。10年前,全国只有大约八百人在从事昆曲工作,号称“八百壮士”,听来有种悲壮的感觉,而如今“八百壮士”只剩下六百人了。
  
  大家都很清楚昆曲因其自身的特性不可能在当今大红大紫,也无法恢复往日的辉煌,但作为中华文化的瑰宝,作为世界文化遗产,我们有责任不让她自生自灭。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月辰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