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似桂如兰说【昆曲】(二)——拯救昆曲

时间:2015-03-25 19:19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国宝拾趣》 作者:《神秘中国》创作组点击:
 


  有着六百年历史的昆曲,在时代变迁、战乱动荡等多重打击下,逐渐丧失了中国戏曲舞台上的主角地位,取而代之的是被誉为国粹的京剧,但昆曲的生命力并没有消失。两百多年来,失去了主角地位的昆曲并没有退出舞台,正如一位作家说的:“一代又一代昆曲传人们坚守着昆曲的舞台,竭尽全力演绎发展昆曲艺术,古老的昆曲薪火相传,如扎根岩缝的苍松,虽孤寂艰辛却枝干峥嵘、风姿不衰。”
  
  熟悉昆曲的人都知道,“传”字辈是昆曲界重要的一支。一代昆曲名伶王传淞就是“传”字辈后人之一。可是,在20世纪30年代这一代名角单靠唱昆曲,生活也难以为继了。原来,身怀绝技的“传”字辈兄弟,因在上海无法立足,转向杭嘉湖水路码头,跑江湖谋生糊口。后来,福安公司游艺场邀请“仙霓社”(昆班)演出,“传”字辈兄弟又从杭嘉湖返回上海。有了一个相对安定的环境,大家演戏分外用心。不想“八·一三”事变爆发,地面炮火轰鸣,空中侵略者的飞机不停轰炸。住在租界的“传”字辈兄弟,望着满天火光,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危,却都担忧着福安公司里的戏箱。第二天炮火一停,他们就赶去了福安公司。那里早成了一堆瓦砾,几箱戏衣行头荡然无存!这是花了三年心血才置办起来的呀!就这么化为泡影了。怎么落到如此地步?“传”字辈兄弟抱头痛哭。没有戏衣行头,戏班再也无法支撑,戏班散了,“传”字辈兄弟只好各谋出路。王传淞是戏班里的名角,他戏唱得好,可是离开戏,他真的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为了糊口,他卖起了地力糕。摊子刚支好,不提防一只大皮靴就踢了过来,把地力糕踢得满地都是。王传淞抬头一看,“大皮靴”是一个恶狠狠的外国巡捕!他只得强压怒火自认晦气。卖不成“地力糕”, 王传淞只好流落街头。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被人举荐给了盖叫天。
  
  盖叫天约王传淞合演《别兄》,想看看王传淞的昆班功夫。早在明代,昆剧中就有“作矮人走科”的表演。饿得头昏眼花的王传淞为了不给昆班丢脸,勉强支撑着表演了绝活。王传淞表演得非常圆满,博得了满堂彩。在王传淞身上,体现的正是昆剧深厚的艺术传统。
  
  看过表演,盖叫天非常兴奋地对王传淞说:“你演得太好了!”并邀请王传淞加入京剧班与自己合作。王传淞感谢盖叫天的赏识,可是无法接受这份包银。他离不开昆曲,离不开还在饥饿线上挣扎的师兄弟,最终拒绝了盖叫天的盛邀。后来他和周传瑛等一起参加了“国风苏剧团”,在极度恶劣的条件下,继续为保存古老的昆剧艺术而奔波。

        将昆曲视如生命的昆剧名角不止王传淞一人,但他们表达感情和拯救昆曲的方式却有着很大差别。面对昆剧不景气而京剧崭露头角的现状,昆班名角周凤林就采取了不同于王传淞的做法。
  
  作为昆班名角,周凤林接受了京戏园的重金聘用。他的跳槽使昆剧演出受到沉重打击。纯粹昆班的演出从此一蹶不振。“三雅园”昆班几经迁徙,时演时歇,最终关闭。可是周凤林并没有抛弃昆曲。他加入京班后,采取京昆合演的方式,为上海京剧的草创添写了浓重的一笔,同时也丰富了昆剧的表演艺术。许多历经千锤百炼的折子戏,都经过周凤林精益求精的琢磨,加进了新的元素。
  
  后来周凤林接办京戏园“丹桂茶园”,仍组织著名昆剧演员,京昆兼演。海上著名文人孙玉声特别称赞他“别树一帜” 。
  
  周凤林面对昆曲没落而表现出的态度和他的做法,给后人以启示:究竟什么才是具有实际意义的拯救昆曲的方法?
  
  时间流转,历史进入到一个崭新的时代。白先勇——这位对昆曲有着特殊感情的台湾著名作家,为实现昆曲的复兴不辞辛劳地奔走着。
 
 
  白先生与昆曲结缘是在1947年。那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当时在上海美琪大戏院,白先勇第一次欣赏昆曲。昆曲那文雅的念白,欲说还休的妩媚以及演员精致到极点的表演,使他如醉如痴,从此便与昆曲,尤其是《牡丹亭》结下了不解之缘。《游园》中《皂罗袍》那一段婉丽妩媚、一唱三叹的曲调,深深地印在他的记忆中。
  
  1983年,白先勇第一次参加制作昆曲《牡丹亭》,只演出两折,由台湾大鹏剧社名演员徐露、高惠兰主演。 这是白先勇复兴昆曲的一次小小尝试。这次尝试让白先勇看到了昆曲复兴的希望。对白先勇来说,昆曲这个曾经缥缈的梦变得越来越真实。
  
  白先勇与昆曲是有戏缘的。1987年,白先勇重返上海,恰好赶上“上昆”(上海昆剧团)演出《长生殿》。演出长达三个多小时,由蔡正仁、华文漪分饰唐明皇与杨贵妃。戏一演完,白先勇纵身起立,鼓掌喝彩长达十几分钟,直到其他观众都已散去,仍痴立不舍离开。那晚白先生非常激动,说有惊为天人之感。《长生殿》“以儿女之情,寄兴亡之感”,在感动中,观众能够真切地体会到历史的悲凉。同年,白先生遇到了昆曲界的老前辈,在畅谈昆曲的过程中,大家都感到,像昆曲这样极具东方之美的剧种,怎么能就这样被湮没在时代的变迁之中呢?有一位老艺术家甚至认为:中国大学生都应该以不看昆曲为耻!
  
  这一趟上海之行坚定了白先勇复兴昆曲的决心。1992年,白先勇力邀“上昆”当家名旦华文漪到台北演出《牡丹亭》,这是昆曲第一次在台湾正式上演。整场演出由白先勇独立策划。在开演之前,白先勇做了大量宣传工作。他担心剧院的1 400个位子到时候会坐不满,便到各大高校、文艺团体,宣传昆曲之美。然而,即使做了充分的工作,白先勇的心还是不踏实。他是在用个人的信誉、个人的影响说服台湾观众,观众如何反应,他真的没有把握。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牡丹亭》连演四天,四天的票卖得精光,而且观众大部分是年轻人。演出结束,年轻人纷纷起立鼓掌,十几分钟不肯离去,他们说发现了中国文化的美。后来很多年轻人跟白先勇讲:白老师,你说的昆曲真的很美啊!
  
  2001年5月18日,中国昆曲艺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为首批“人类口述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并在19个入选项中名列榜首。这个消息给了白先勇极大的鼓舞。这是对昆曲文化价值的高度认可,但同时也折射出昆曲艺术在当代中国社会的困境。白先勇的昆曲复兴之路还要继续走下去。2002年,白先勇应邀到香港为大中学生讲解昆曲,他演讲的主题是《昆曲中的男欢女爱》,“要让青年人看看古人是怎么谈情说爱的”。出于配合演讲的需要,白先勇要求请四位青年昆曲演员临场示范。主办方从苏州昆剧团请来四名美丽、英俊的青年演员,结果大受欢迎。白先勇从中得到启发:昆曲要吸引年轻观众,年轻演员是不可或缺的元素,昆曲要年轻化,演员要年轻化,观众也要年轻化。这就是青春版昆曲《牡丹亭》的缘起。
 
 
  
  离开香港,青春版昆曲《牡丹亭》的筹备创作工作马上启动。作为总策划人,白先勇亲自出马,邀请昆曲名家汪世瑜和张继青担任老师,将《牡丹亭》手把手传授给自己亲选的两位青年演员。在昆曲的历史上,跨团跨省针对一部戏指导后生,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经过紧张的训练,2004年4月起,由白先勇担任总制作,各地艺术家携手打造的青春版昆曲《牡丹亭》开始在全世界巡演。在中国台湾省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公演时的效果,好得远远超出白先勇的预想。 2004年6月11日到13日,青春版昆曲《牡丹亭》在内地首演,在苏州大学“存菊堂”连演三场,场场爆满。之后不久,青春版昆曲《牡丹亭》世界巡演的第100场在北京展览馆剧场上演,能够容纳两千七百多名观众的剧场内座无虚席。至今,现场观看过白先勇青春版昆曲《牡丹亭》的观众已达15万人,该剧受到各界的广泛关注。
  
  在白先勇的影响下,台湾素有“昆曲之母”之称的樊曼侬女士在“台湾新象文教基金会”(民间专门推展表演艺术的一个团体)的支持下,不惜工本,将大陆的昆曲演出团体全部邀请到台湾演出。 “上昆”(上海)、“浙昆”(浙江)、“湘昆”(湖南)、“北昆”(北京)、“苏昆”(苏州),五大昆班都在被邀之列,演出持续了14天,盛况空前。昆曲这支被人们遗忘了近两百年的“空谷幽兰”,似乎要迎来她的又一个春天。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月辰 编辑整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