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主页 > 历史记闻 >

历代中为争夺王位而导致的兄弟阋墙(下)

时间:2015-02-06 18:29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太连清点击:

       “兄弟相害,不如友生。”这是《增广贤文》中的一句话,意思是:兄弟之间如果反目成仇,相互陷害,那么兄弟还不如朋友。在古代,君主被称为“天子”。天子代表着上天的旨意,以“九五之尊”君临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一切生杀予夺之权全都集中在君主的手中。君主的宝座既然能够赋予人如此至高无上的权势,毋怪乎一旦“秦失其鹿”,就会酿成“天下共逐之”的血腥战乱。觊觎君位的人,不惜使双手溅满鲜血,哪怕是同胞手足的鲜血。为了避免祸起萧墙,中国自古立下了“立嫡以长”的规矩,尽管如此,在历史上仍不乏为了争夺继承大统而导致兄弟反目、手足相残的悲剧。
 
  最惨烈混乱的兄弟相残:八王之乱
  人们常用“乱七八糟”来形容事物的发展进程的糟糕程度,“乱七”是指西汉景帝时期吴王刘濞挑起的七国之乱;“八糟”便是指西晋时皇室为争权夺利而爆发的八王之乱了。从这个成语本身,我们不难猜出西晋八王引起的内斗是有多么混乱!
  290年晋武帝去世,晋惠帝继位,外戚杨骏辅政。野心勃勃的皇后贾南风干政。当时杨骏擅权,与贾后对立,汝南王司马亮怕杨骏要害他,逃亡许昌。杨骏为了巩固自身势力,任命其亲信掌管禁军,此举使宗室诸王与某些大臣不满。291年贾后藉由楚王司马玮除去杨骏及其势力,任命汝南王亮与卫瓘掌政。不久贾后利用楚王玮与汝南王亮不合去除汝南王亮及卫瓘,再以伪诏杀楚王玮,任命张华、裴頠及贾模等人掌政。至此贾后夺权成功。所幸张华等人同心协力,尽忠职守,政局得以稳固。此时外族又入侵,294年匈奴郝散叛,不久平定。296年其弟刘度元以齐万年为首,联合西北马兰羌、卢水胡叛变,晋军大败,周处阵亡。299年齐万年之乱平定。江统继郭钦後亦建议将胡族强制迁离,他所著《徙戎论》提出更完整的主张,但晋室已无能为力。
  由于太子司马遹非贾后亲生,贾后意图废除。300年太子被贾后污篾谋反,被废。赵王司马伦采孙秀计,挑拨贾后杀掉太子。而後赵王伦联合齐王司马冏以替太子报仇为由发兵去除贾后及其党羽,赵王伦专政。於301年,赵王伦自立为帝,改元建始,惠帝退位为太上皇。三月,齐王冏、河间王司马顒、成都王司马颖三王联合常山王司马乂(後封长沙王)伐赵王伦。五月去除赵王伦及其党羽,惠帝复位,齐王冏专政。302年成都王颖及河间王顒派军讨伐齐王冏,长沙王乂於京城洛阳响应。最后齐王冏及其党羽被除,长沙王乂掌政,成都王颖于邺遥控。
  303年成都王颖为了去除驻守京城的长沙王乂,联合河间王顒率军攻击洛阳,但被长沙王乂屡屡击败。304年初洛阳城缺粮,东海王司马越勾结禁军擒长沙王乂,开城投降。长沙王乂被河间王顒将领张方用火烤死,成都王颖迫惠帝立其为皇太弟,河间王顒为太宰,东海王越为尚书令。成都王颖胜利後,班师返邺,政治中心北移。而後东海王越集结各方兵力,挟惠帝讨伐成都王颖。最後失败,晋惠帝被俘,东海王越逃至其封国东海(今山东郯城北),河间王顒将领张方占领洛阳。
但不久东海王越的亲弟并州刺史东瀛公司马腾及幽州刺史王浚联合异族乌桓、羯朱等势力击败成都王颖。成都王颖挟晋惠帝逃至洛阳,投靠拥有关中及洛阳的河间王顒,最後成都王颖被废,河间王顒改立司马炽为皇太弟。305年东海王越在山东再次起兵,西向进攻关中。306年东海王越攻入长安。河间王顒和成都王颖败走,最後相继被杀。东海王越迎惠帝还洛阳,随後晋惠帝被毒死,豫章王司马炽继位,是为晋怀帝,由东海王司马越专政。八王之乱至此结束。
 
一个字:乱

  最惊心动魄的兄弟相残:玄武门之变
  玄武门之变是唐高祖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公元626年7月2日)由当时的天策上将、唐高祖李渊的次子秦王李世民在唐王朝的首都长安城(今陕西省西安市)大内皇宫的北宫门——玄武门附近发动的一次流血政变。
  在统一战争不断取得胜利、全国趋于平定、李唐皇朝的统治日渐巩固的情况下,最高统治集团内部开始出现矛盾。这个矛盾的焦点是以太子李建成为一方、秦王李世民为另一方争夺皇位继承权的斗争。太子李建成没有参加晋阳起兵,但在晋阳起兵以后只夺取长安这一段时间,他和李世民一样,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李渊称帝以后,李建成取得了太子——皇位合法继承者的地位,而李世民却在东征西讨、南征北战中屡建功勋,并不断扩大了自己的实力和影响。于是,嫡长子继承皇位的传统,同秦王拥有最高的功能、最强的实力这个现实发生了尖锐的矛盾。
  李建成对李世民有猜忌之心,李世民对李建成亦有取代之望。武德五年(622年)起,这种潜在的矛盾终于发展成为公开的争夺和激烈的较量。这年十一月,李建成一反常态,主动向李渊提出要率领军队去镇压刘黑闼第二次起兵。他之所以要这样做,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声望,增加他同秦王李世民较量的实力。
  在太子李建成与秦王李世民的矛盾斗争中,齐王李元吉是站在太子一边的。他曾明确地建议太子除掉秦王,并说他将亲自下手。有一次,李世民随同李渊到齐王府,李元吉就打算派人乘机刺杀李世民,可能李建成考虑当着李渊的面不好干这种事,于是制止了李元吉。兄弟之争,居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武德七年(624年)六月,庆州总管杨文干发动叛乱,事情涉及到太子李建成。李渊急令李世民率兵讨伐,并向李世民许诺平判之后,立其为太子。但事后,李渊听了李元吉、妃嫔和大臣封德彝的意见,又改变了主意。李渊的这种态度和做法,在客观上只能加剧李建成和李世民之间的矛盾斗争。
  武德九年(626年),太子李建成和秦王李世民都在加紧策划消灭对方。有一次,“李建成夜里召见李世民。饮酒而鸩之,李世民暴心痛,吐血数升”,因淮安王李神通扶送秦府而得救。这次谋杀事件,激怒了秦府的属官。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都主张秦王李世民采取措施,除去太子李建成。
  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在鸩杀秦王李世民未成后,又用计收买和调走秦府的武将,没有达到目的。但是在李渊的支持下却把房玄龄、杜如晦赶出了秦王府。是年,突厥进犯,李建成向李渊建议由李元吉做统帅出征突厥。李元吉又提出调秦王府大将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秦叔宝同行,并调拨秦王所率精兵归其指挥,借此要把握住秦王的兵马然后趁机除掉李世民。李渊并没有阻止这个阴谋。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密议:准备在李建成、李世民为李元吉饯行时,派壮士刺死李世民。太子手下的一个官员向李世民报告了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的密谋。于是秦王府上下一片哗然,李世民在危急时刻决定背水一战,先发制人。
  武德九年(626年)六月三日,李世民向李渊报告了李建成、李元吉的阴谋。李渊答应次日早朝追查此事。鉴于以往李渊对太子李建成的态度和做法,李世民当然不会相信李渊会对李建成采取果断的措施。
  武德九年(626年)六月四日,李建成得知李世民告发他的情况后,决定先入皇宫,和李世民对质。在宫城北门玄武门执行禁卫总领常何本是太子亲信,却被李世民策反。六月四日一早,秦王李世民亲自带一百多人埋伏在玄武门内。李建成和李元吉一同入朝,待走到临湖殿,察觉气氛不对,急忙调转马头欲退回东宫,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这时,李世民带领伏兵从后面喊杀而来。李元吉情急之下向李世民连射三箭,无一射中。而李世民一箭就射死了李建成,尉迟敬德也射死了李元吉。东宫的部将得到消息前来报仇,和秦王的部队在玄武门外发生激烈的战斗,尉迟敬德将二人的头割下示众,李建成的兵马见大势已去,才不得已散去。之后,尉迟敬德身披铠甲“保护”唐高祖李渊,将事情经过上奏。事态发展到了这一步,李渊也只好接受萧瑀、陈叔达的建议:立秦王李世民为太子,委之以国事。
  这就是历史上的“玄武门之变”。在这次事变中,太子李建成诸子与齐王李元吉诸子因受到牵连而被杀。李世民靠着秦王府文臣、武将的权谋和刀剑给自己开辟了通向皇帝宝座的道路。
三天后,李世民被立为皇太子,诏曰:“自今军国庶事,无大小悉委太子处决,然后闻奏。”两个月后,诏传位于太子。太子固辞,不许。武德九年六月,太宗即位于东宫显德殿,赦天下;关内及蒲、芮、虞、泰、陕、鼎六州免租调两年。李渊退位,李世民登基。
 

  最悬疑离奇的兄弟相残:烛影斧声
  根据记载,开宝九年(976年)十月十九日夜,赵匡胤病重,宋皇后派亲信王继恩召其子赵德芳进宫,以便安排后事。宋太祖二弟赵匡义早已窥伺帝位,收买王继恩为心腹,当他得知太祖病重后,便与亲信程玄德在晋王府通宵等待消息,王继恩奉诏后并未去召太祖的次子赵德芳,而是直接去通知赵光义。赵光义立即进宫,入宫后不等通报径自进入太祖的寝殿。王继恩回宫,宋皇后问:“德芳来耶?”王继恩却说:“晋王至矣。”宋皇后见赵光义已到,大吃一惊!知道事有变故,而且已经无法挽回,只得以对皇帝称呼之一的“官家”称呼赵光义。乞求道:“吾母子之命,皆托于官家。”赵光义答以:“共保富贵,勿忧也!”史载,赵光义进入宋太祖寝殿后,“但遥见烛影下太宗时或避席”,以及“柱斧戳地”之声。赵匡胤随后去世。二十一日晨,赵光义就在灵柩前即位,改元太平兴国。
  这个事件由于没有第三人在场,因此一直以来都有赵匡义弑兄登基的传说,但是无法证实,成了千古疑案。《宋史·太祖本纪》上只简略地记载:“癸丑夕,帝崩于万岁殿,年五十,殡于殿西阶。”文莹《续湘山野录》记载:“上御太清阁四望气。俄而阴霾四起,天气陡变,雪雹骤降,移仗下阁。急传宫钥开端门,召开封王,即太宗也。延人大寝,酌酒对饮。宦官、宫妾悉屏之,但遥见烛影下,太宗时或避席,有不可胜之状。饮讫,禁漏三鼓,殿雪已数寸,帝引柱斧戳雪,顾太宗曰:‘好做,好做!’遂解带就寝,鼻息如雷霆。是夕,太宗留宿禁内,将五鼓,伺庐者寂无所闻,帝已崩矣。太宗受遗诏于柩前即位。”
  司马光《涑水纪闻》的记载则极力为宋太宗辩解。据《涑水纪闻》记载,宋太祖驾崩,已是四鼓时分,宋皇后派内侍王继恩召秦王赵德芳入宫,但王继恩却往开封府召赵光义,晋王的亲信左衙程德玄已在门口等候。赵光义闻后大惊,说“吾当与家人议之”。王继恩劝他赶快行动,以防他人捷足先登,赵光义便与王继恩、程德玄三人于雪地步行进宫。据此,宋太祖死时,太宗当时不在寝殿,不可能“弑兄”。
  一种意见是,宋太宗“弑兄夺位”。持此说的人以《续湘山野录》所载为依据,认为宋太祖是在烛影斧声中突然死去的,而宋太宗当晚又留宿于禁中,次日便在灵柩前即位,难脱弑兄之嫌。蔡东藩《宋史通俗演义》和李逸侯《宋宫十八朝演义》都沿袭了上述说法,并加以渲染,增添了许多宋太宗“弑兄”的细节。另一种意见认为,宋太祖的死与宋太宗无关,持此说的人引用司马光《涑水纪闻》的记载为宋太宗辩解开脱。据《涑水纪闻》记载,宋太祖驾崩后,已是四鼓时分,孝章宋后派人召太祖的儿子秦王赵德芳入宫,但使者却径趋开封府召赵光义。赵光义大惊,犹豫不敢前行,经使者催促,才于雪下步行进宫。据此,太祖死时,太宗并不在寝殿,因而不可能“弑兄”。毕沅《续资治通鉴》即力主这一说法。还有一种意见,虽没有肯定宋太宗就是弑兄的凶手,但认为他无法开脱抢先夺位的嫌疑。在赵光义即位的过程中确实存在一系列的反常现象,即据《涑水纪闻》所载,宋后召的是秦王赵德芳,而赵光义却抢先进宫,造成既成事实。宋后女流,见无回天之力,只得向他口呼“官家”了。《宋史·太宗本纪》也曾提出一串疑问:太宗即位后,为什么不照嗣统即位次年改元的惯例,急急忙忙将只剩两个月的开宝九年改为太平兴国元年?既然杜太后有“皇位传弟”的遗诏,太宗为何要一再迫害自己的弟弟赵廷美(赵光美),使他郁郁而死?太宗即位后,太祖的次子武功郡王赵德昭为何自杀?太宗曾加封皇嫂宋后为“开宝皇后”,但她死后,为什么不按皇后的礼仪治丧?上述迹象表明,宋太宗即位是非正常继统,后人怎么会不提出疑义呢?
近世学术界基本上肯定宋太祖确实死于非命,但有关具体的死因,则又有一些新的说法。一是从医学的角度出发,认为太祖死于家族遗传的躁狂忧郁症。一说承认太祖与太宗之间有较深的矛盾,但认为“烛影斧声”事件只是一次偶然性的突发事件。其起因是太宗趁太祖熟睡之际,调戏其宠姬花蕊夫人,被太祖发觉而怒斥之。太宗自知无法取得胞兄谅宥,便下了毒手。纵观古今诸说,似乎都论之有据,言之成理,然而有关宋太祖之死,目前仍未找到确凿无疑的材料。

 
  最“和谐”的兄弟相残:南宫复辟
  南宫复辟又叫夺门之变,是指明朝代宗(明景帝)朱祁钰景泰时期,明代将领石亨、政客徐有贞、太监曹吉祥等拥戴被朱祁钰囚禁在南宫的太上皇明英宗朱祁镇复位的政变。
  说起夺门之变,首先要从土木堡之变讲起。明英宗朱祁镇第一次登上皇位时年仅九岁,年号正统。国事全由太皇太后张氏把持,贤臣“三杨”主政。随之,张氏驾崩,三杨去位,英宗宠信太监王振,导致宦官专权。
  明正统十四年(1449),蒙古族瓦剌部落首领也先制造衅端,统率各部,分四路大举向内地骚扰。英宗在王振的煽惑与挟持下,不顾大臣于谦、王直等人反对,御驾亲征。由于准备仓促,途中军粮不继,军心不稳,导致大败。大军撤退至土木堡(今河北怀来东)时,被瓦剌军队追上,明军被团团围住,两军会战,明军几乎全军覆没,明英宗被瓦剌军俘虏,十分狼狈。瓦剌也先在活捉了明英宗后,以他为诱饵对大明进行要挟;并妄图携带明英宗,逼降大明关隘,兵不血刃地直取北京。但也先的诡计被于谦、王直等睿智的明朝大臣们识别,他们提出了“社稷为重,君为轻”的口号,危急时刻立了明英宗朱祁镇的弟弟郕王朱祁钰为皇帝,以挫败也先的阴谋,尊称明英宗朱祁镇为太上皇。就这样,皇帝朱祁镇和朱祁钰的角色转换完成。立了新皇帝后,京师君臣百姓上下一心,同仇敌忾,在兵部尚书于谦的率领下,击败了瓦剌大军,稳住了大明动荡的局势。
  战后,明朝和瓦剌进行了和谈。瓦剌首领也先眼见朱祁镇已经无用,于是同意让朱祁镇回燕京。明朝最终迎回了此时已经是太上皇的明英宗朱祁镇(当然,在明代宗朱祁钰的心中,是十分不愿意看到朱祁镇还朝的),明代宗朱祁钰把这位过了气的哥哥安排在南宫,变相地囚禁了起来。并以锦衣卫对朱祁镇加以软禁,严密控管,宫门不但上锁,并且灌铅,食物仅能由小洞递入。就这样,太上皇在惊恐不安之中,度过七年的软禁生涯。
  朱祁钰表示不愿意退位,曾对大臣说:“我并不是贪恋帝位,而是当初把我推上宝座的,是你们啊。”他贪恋帝位与否这并无关是非,不过他废除了明朱祁镇之子朱见深,立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太子。谁料第二年,朱见济就夭折了。
  景泰帝正当壮年,子嗣的问题在这个时候尚未显得突出。可是到了景泰八年,他突然得了重病,皇储的问题再次摆上桌面。众臣议论纷纷,一时之间,定不下来。内宫传来消息,说景泰帝病体康健了。于是众臣准备第二天上朝的时候再商议皇储问题。这一夜,却爆发了夺门之变。
  正月十六晚,石亨、徐有贞、曹吉祥及其同党率领大队京营兵一齐向皇城进发。四鼓时分,大队人马从长安门直接进入皇城。进入紫禁城后,徐有贞重新将大门锁上,防止外面有援兵进来,并将钥匙投入水窦中。皇城内的守军见这伙人十分奇怪,不明所以,但也不敢过问。
  这时候,天气忽变,乌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众人害怕有逆天意,会遭到天谴,都非常惶恐。精通天象的徐有贞站出来,劝大家不要退缩,说大事必济。于是众人继续前进,顺利地到达了南宫。然而,南宫宫门坚固异常,怎么也打不开。石亨派人用巨木悬于绳上,数十人一齐举木撞门。门没有撞开,门右边的墙反倒先被震坍了一大洞。众人便从墙的破洞中一拥而入。
  朱祁镇这时候还没睡觉,正秉烛读书,突然看见一大堆人闯了进来,还以为是弟弟派人来杀自己,不禁惊慌失措。谁料众人一齐俯伏称万岁。朱祁镇这才问:“莫非你们请我复位么?这事须要审慎。”
  这时乌云突然散尽,月明星稀。众人的士气空前高涨,簇拥着朱祁镇直奔大内。一行人来到东华门,守门的士兵上前阻拦。朱祁镇站了出来,表明自己太上皇的身份。守门的士兵顿时傻了眼,不敢阻拦。于是,众人兵不血刃地进入了皇宫,朝皇帝举行朝会的奉天门而去,并迅速将朱祁镇朱祁镇扶上了奉天殿宝座。殿上的武士们挥金瓜要打徐有贞等人,被朱祁镇喝止。徐有贞等人一起叩拜,高呼“万岁”。石亨敲响钟鼓,召集群臣到来。
  这时天色已经微亮,众臣因为景帝事先说明今天要临朝,都已经早早等在午门外,准备朝见。听到钟鼓齐鸣后,众人按顺序走入奉天门。但眼前的一切使他们目瞪口呆,宝座上的皇帝已经不是景帝朱祁钰了,而是八年前的朱祁镇皇帝朱祁镇。群臣面面相觑,一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正在众人犹豫之际,徐有贞站出来大喊:“太上皇复辟了!”朱祁镇对百官宣布道:“景泰皇帝 (指朱祁钰)病重,群臣迎朕复位,你们各人仍担任原来的官职。”众朝臣见此,只好跪倒参拜。朱祁镇就这样又重新取得了皇位。
  朱祁镇重新坐上皇位时,朱祁钰正在乾清宫西暖阁梳洗,准备临朝,突然听到前面撞钟擂鼓,立即问左右:“莫非是于谦谋反篡位?”宦官兴安回奏说是太上皇复位,朱祁钰连说:“好,好,好。”然后喘了几口气,重新回到床上,面朝墙壁睡下。
  明英宗复位一个多月后才想起来将景泰帝罢黜。因此,短短几日之内,一个朝廷,竟然存在两位合法的皇帝,不能不说是一桩奇事。英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废景泰帝为郕王,将其软禁。于谦等当初拥立他的大臣,纷纷被明英宗以谋逆之名处死。一个月后,郕王死去,被封了个恶谥,叫做戾。按亲王礼葬在北京西山。这位曾经的皇帝,因此成为唯一一个没有被葬入帝王陵寝的大明朝皇帝。
这场不流血的政变可谓是最和谐的兄弟相残了。
 
 
  最为人所乐道的兄弟相残:九龙夺嫡
  康熙十五年(1675年),康熙立二阿哥胤礽为皇太子(2岁),日后皇太子变得骄纵与蛮横并结党营私。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康熙杀索额图,父子关系趋于紧张。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在木兰围场的布尔哈苏行宫,康熙皇帝以皇太子胤礽“不法祖德,不遵朕训,惟肆恶虐众,暴戾淫乱”的理由,宣布废除太子。之后众多阿哥开始了对于皇位的觊觎。
  大阿哥胤禔是庶长子,一向不被康熙喜欢,自知无望,向康熙提议八阿哥胤禩,理由是“术士张明德尝相胤禩必大贵”,又说要替父杀掉胤礽,让康熙极为寒心,严加训斥,同时对胤禩严加提防。胤禩小时候被大阿哥的母亲惠妃抚养,故大阿哥对他感情较好。这时三阿哥胤祉揭发大阿哥搞魇镇加害胤礽之事,康熙将大阿哥囚禁。康熙厌胤禩勾结胤禔,也将其关押,后又释放。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三月恢复胤礽太子地位。康熙五十年末被告与刑部尚书齐世武、步军统领托合齐、兵部尚书耿额结党营私。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九月再次下诏废太子。从此废太子一直被圈禁到死。三阿哥胤祉见此乱局,主动退出竞争。
  胤礽再度被废之后,八阿哥胤禩转而支持十四阿哥胤禵(四阿哥同母弟),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䄉附庸八阿哥胤禩。十三阿哥胤祥附庸四阿哥胤禛。胤禛在太子首次被废后,敢于为胤礽说好话,属太子党。胤礽二度被废之后,胤禛看到胤礽绝无复立之可能,开始结党营私,窥视储位。这时形成了以胤禛为首的四爷党和以胤禩为首的八爷党两大势力。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康熙帝病故于畅春园,当时八爷党支持的十四阿哥胤禵远在西北,四阿哥胤禛留京。康熙近臣步军统领隆科多(胤禛的舅舅)宣布康熙遗嘱宣胤禛继承皇位,是为雍正皇帝。日后八爷党人惨遭迫害。九子夺嫡以雍正取胜告终。
  雍正为防止再出现兄弟间争夺皇位的惨剧,从此实行秘密建储制度,不再公开设立太子,由皇帝写诏书并放置于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额后,直到皇帝驾崩后人才能打开并宣布继承人。

为人所乐道的九龙夺嫡的故事也被改编成多部影视作品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太连清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