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主页 > 历史记闻 >

三峰山之战:一场大雪决定了蒙金两国的命运走向(上)

时间:2015-03-07 15:33来源:未知 作者:太连清点击:
        “老人说:蒙古人占狼便宜的事多着呐。老人拾起马棒,指了指身侧后另一片远山说:那片山后面还有一片大山,不在咱们牧场的地界里,可出名了。老人们说成吉思汗的大将木华黎在那儿打过仗,有一次,把仇人大金国的几千骑兵全部赶进大雪窝。第二年开春,大汗派人去捡战利品,刀枪弓箭,铁盔铁甲,马鞍马蹬都堆成山了。这不就是从狼那儿学来的本事吗。你要是数数蒙古人的几十场大仗,有多一半用的都是狼的兵法。
  陈阵连声说:对!对!成吉思汗的小儿子拖雷指挥河南三峰山战役,只用了三万多骑兵,就消灭了20多万大金国的主力军队,这一仗以后大金国就亡了。拖雷一开始看金国兵强马壮,就不出战。他像狼一样等机会,等到下了大雪,他还让兵马躲到暖和的地方死等,一直等到金国军队人马冻伤了一半,才突然包围过去猛冲猛杀。拖雷真跟这群狼一样,竟然不用刀剑而是用风雪杀敌,真有狼的胃口、耐性、凶猛和胆量。其实,大金国的女真骑兵也不是草包,他们灭了大辽和北宋,打下了半个中国,还抓走了两位中国皇帝。拖雷才几万骑兵,竟敢打这么大的围。中国兵书上讲,有十倍以上的兵力才敢打围呢。蒙古骑兵真跟狼群一样厉害,能以一当百。我真是服了,当时全世界也不得不服……
  老人磕了磕烟袋锅,笑道:你也知道这场大仗?可是你准保不知道,那场大雪下了三天三夜,是打哪儿来的?是腾格里给的。那是拖雷军队里的萨满法师,向腾格里求来的。蒙古人的故事里就是这么说的。……”
  这是小说《狼图腾》中一段关于蒙金战役中三峰山之战的描述。那么,决定蒙古和金朝各自命运走势的三峰山之战的背景和经过究竟是怎样的呢?
  蒙金之间的战争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十三世纪初到金迁都南京(开封)时期,这期间蒙古人对金主要是以掠夺骚扰侵蚀金的地盘和实力。特别是从1205年以后,成吉思汗与王汗的战争结束,随着蒙古帝国的开张,蒙古加大了对金的侵扰,消灭了大批金的有生力量,使金中都受到极大威胁。经过1211年野狐岭一战,金多年的积累被毁于一旦。到1214年,金宣宗惹不起蒙古人只好躲开,把京城从中都(今北京)逃迁南京(今河南开封),蒙金之间的战争进入到第二个阶段。 
  中都的沦丧,以及蒙古人在中原远甚女真人当年的暴行,刺痛了没落的金王朝,激发起了他们的一丝血性。金宣宗广招乡卒,整顿军队,在河南关中一带建起新的防线,并伺机北上以图收复失地。
  当蒙古人再次来临时,他们发现对手强了很多。双方开始在河北、山东、河东一带进行了反复的争夺,蒙古人占不到多大的便宜,负责对金作战的主帅木黎华不由得望金兴叹,不得不撤军北返,忧愤成疾,死于撤军途中。
  看到女真人如此英勇,激发了党项人骨子里那股永不屈服的劲儿西夏人在新东家夏宣宗德旺的率领下反叛蒙古人,与金国重新联合对抗蒙古人。
  成吉思汗大怒,率兵征伐西夏,却在西夏的土地上结束了自己传奇的一生。
  成吉思汗死前,他把自己的权力交给他最喜欢的两个儿子,他当着自己的几个儿子留下三个遗言:一是由窝阔台继承汗位,二是将遗下的军队129000人,由拖雷继承101000人,窝阔台和其他兄弟各只分得4000人,三是要拖雷永远忠于自己的哥哥窝阔台。 
  看得出来,这是成吉思汗老爹情感复杂的一个决定。他的这个遗嘱要清楚地告诉后人,窝阔台是成吉思汗的政治领导继承人,拖雷是成吉思汗的军事领导继承人,他幻想以政治和军事分家来达到蒙古统治集团的权力平衡。 
  成吉思汗也许已经料到,他这样分配遗产,有可能为自己儿子以后争权夺利埋下隐患;他最担心的是手握军权的拖雷不听哥哥窝阔台指挥,于是有了他的第三个遗言。 
  成吉思汗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蒙古人崇尚以实力取胜,谁有本事占有别人的东西都是合理的,不用去讲法理道德。拖雷握有军权,要想对哥哥窝阔台取而代之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成吉思汗就没有料到,以后的事情恰恰是向着相反的方向来发展。成吉思汗更没有料到的是,他的这个决定居然会帮助他完成自己一生都梦想的事情,这就是灭亡金国。 
  按照规定,窝阔台要等到“忽里台”大会召开后,得到蒙古贵族的选举才能够继位,于是有了两年拖雷监国治理蒙古的时间。在这两年时间里,蒙古凶猛地扩张,拖雷的领导才能得到了大多数蒙古贵族的认可,呼吁拖雷即任大汗位的贵族明显多于窝阔台的支持者。在这样的情况下,蒙古贵族形成了势同水火的两大派系,双方在忽里台大会闹得不可开交,大会开了40天还确定不下来。后在中间人耶律楚材坚持执行“遗嘱”下,窝阔台才勉强得以登基。 
  这样的结果自然也让这对亲兄弟结下了芥蒂。拖雷的阴影在窝阔台心中始终挥之不去,总要想方设法找机会除掉这个心头之患。 但是拖雷毕竟是自己的亲兄弟,加之自己的实力尚不如拖雷,如果粗暴动手的话,失败的很可能就是自己,他只能暂时隐忍,暗中等待一个绝佳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就是“假道灭金”。
  假道灭金就是通过陕西、四川从金的后腹来进攻金,不光要在敌方腹地行军上千里,还要穿越险竣的秦岭山脉。成吉思汗病逝前曾留下了假道宋境灭金的遗言:“金精兵在潼关,南据连山,北限大河,难以邃破。若假道于宋,宋金世仇,必能许我。”由于金哀宗上台以后缓和了与宋的关系,加之南宋内部对蒙古的潜在危险也越来越有所认识,使得蒙古人的假道完全就是一种梦想。尤其是在“丁亥之变”中遭到残破的三关五州,让宋人第一次认识到蒙古的凶残。据《鹤山集·郭公志》记载,兴元知府郭正孙针对蒙古人的假道要求,提醒四川制置使桂如渊:“道不可假,师无可借,粮无可贷”。可见,蒙古人的假道灭金,并不是成吉思汗遗嘱中所说的“宋、金世仇,必能许我”。
  但经历了数次强行从正面破关入豫的失败后,假道南宋的方案又被重新提出。而这个一举两得的计划令窝阔台窃喜不已。
  1231年5月,窝阔台在官山召集众将商议灭金战略,窝阔台当即作出了一个三路进攻的决定:窝阔台汗率中路军从山西攻河中;斡陈那颜领东路军攻济南;拖雷统西路军从陕西假道南宋川蜀之地攻金南京。看似一个正常的军事部属,却暗藏杀机,拖雷无奈地接受这一命令。 
  没有宋人的配合,拖雷的假道灭金就只能是武力侵犯,必将遭到宋的抵抗。而且在翻山越岭艰辛的路途上长途跋涉,失去了蒙古人擅长的平原马上作战优势,无疑这是窝阔台给拖雷安排的一个不归之路。
  从兵力分配上,为了让拖雷失败陪葬的损失达到最小,成吉思汗留下的十一二万人马,只给拖雷分配了一万多人,由成吉思汗时期的骁将速不台领队。这个速不台也许由于年岁的关系,在对金的几次作战中都折羽而归,成了一位衰将。如果不是托雷的干预,速不台已经死于窝阔台的刀下。安排他随拖雷出征,既是一种惩罚,也是一种被抛弃。再加入一万多汉人归属的地主武装包括史天泽、梁瑛等,总兵力为三万人马。窝阔台心里打起算盘仔细权衡了得失做出这样的安排,如果假道灭金全军覆没,也是得大于失,毕竟拖雷才是自己的心腹大患。
成吉思汗孛儿只斤·铁木真四子,孛儿只斤·拖雷
  拖雷带着这三万蒙军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包括拖雷在内,全军上下笼罩在一种悲怆的氛围中,拖雷完全明白汗兄给自己安排的这一次进军是如此险恶,从上路的第一刻他就明白,自己的生路只能靠自己。在拖雷的影响下,至死地于后生的处境让全军上下无比的坚强和团结。人们说,哀兵必胜,天才军事家拖雷连小学文凭都没有,在他的行军战斗中却把孙子兵法运用得淋漓尽致。他领导这一支身处逆境的军队,硬是活生生的打出了自己的生路。
  据《史集》记载,蒙军进入无人烟的崎岖山间跋涉,三万人马的补给全靠就地解决,不能像进入平原富裕之地那样去抢夺虐杀补充给养,只能以死人、动物、草根树皮为食,还要不时面对宋地军民的作战。当拖雷率大军从大散关经襄阳历尽艰辛抵达邓州南鄙时“其劳苦已极”。
  拖雷带领的蒙军刚刚出发,金朝很快就得知这一消息。金哀宗亲自主持军事会议,决定调集金朝军队的绝大部分精锐十五万人马应战,其中骑兵部队二万人马。由主帅完颜合达,副帅移剌蒲阿率领几乎所有的抗蒙名将完颜陈和尚、武仙、张恵、高英、樊泽、杨沃衍等应战。大军驻屯邓州汉水西北一线以逸待劳等待蒙军的到来,完全不是蒙军原来所设想的“金人大骇神我”。以三万疲惫之师应战十五万精锐之师,拖雷大军到像是自动送上门待斩杀的一群羊。 
  但事实却不是想象的那样简单。金哀宗太在乎这支蒙古人的假道之军,以为人多力量大,人多好办事。将那些个个都能独当一面的将领汇集在一起来应对这场战争,反而让这些将领无所适从,甚至相互猜疑抵触。不光下面的将领是这种状况,连两位主帅也是如此。本来这样一场战争,让被誉为“金之良将”,对蒙作战颇有经验,战功赫赫的完颜合达挂帅就很合适,哀宗却要搭上一个移剌蒲阿。移剌蒲阿虽然是副帅,也曾立下一些战功,但为人过于刚愎自用,无持重之略。由于是皇帝陛下的心腹,根本不把完颜合达放在眼中,以致整个三峰山战役期间好像是移剌蒲阿说了算,却又像谁也说了不算。金哀宗的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看似不错,执行力的变异让集中起来的兵力反而是散沙一团,后来的失败就成为必然。 
  金在后期,已经很大程度被汉化,或者说叫宋化。学会宋朝的繁文礼节,程序比结果重要,一个个决议在办公桌上推来推去,每个人都很持重谦和,希望在程序的文字上留下对自己最有利的依据。这是一种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相互拆台的过程。面对汉江南岸的拖雷大军,金诸将召开多次会议商议对策;有的讲趁蒙古人渡河时发动攻击,有的讲待其过江后再打,议论了半天也未能有结果。
  这时探子来报,说蒙古大军已经安然渡江。完颜合达和移剌蒲阿这下着急了,只得停止会议率大军连夜开拔布置于禹山一带。蒙古人要前进,禹山是必须要迈过的一道坎。全军以步兵为前设阵地,以骑兵埋伏山后隐蔽,摆好架式专门等待蒙军来进攻。
  托雷大军是乘着夜色渡江的。第二天天一亮,拖雷亲自来到禹山金军阵前查看,他仔细观察了金军的阵势,只看到正面黑压压的步兵,却看不到一支骑兵。身经百战的拖雷暗自冷笑,一下就看穿了对手的意图,自己的应对方案也有了。
  拖雷将自己的军队分散开来,分成很多个小队,骑步兵混合编队。每队人马都不多,只有几十人到一两百人之间,然后他安排这些小队大摇大摆的从金军阵地前通过,插到禹山侧背去。因为每队都不是主力,金军不知是不是诱敌,步兵阵势一直保持不乱,不想吃了芝麻丢了西瓜,不敢散开阵形拦截。禹山高处的移剌蒲阿在犹豫和谨慎中看着对面蒙军越来越少,不知道今天蒙军玩的什么花样,一直不敢贸然命令骑兵进攻。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状况呢?这是蒙金两军多年战争形成的一种结果。蒙古人打仗,都是从捕猎中感悟出来的经验。当两军对垒时,他会不时派出小股部队袭扰对方,诱惑对方阵型发生变化。当阵型一变,蒙古人真正的进攻就开始了,蒙古人的不少战役胜利就是这样获取的。有时,对方不上当,双方就这样一致耗下去,从早上耗到傍晚的时候,双方士兵生存素质的差异就显现出来了,大多数是金的队伍人饥马疲,这个时候蒙军再发动进攻,蒙军仍然能够大获而胜。
  由于金在与蒙古人的战争中吃过不少这样的亏,后来都有了相应的对策,反正就是以不动应万变。金军以为今天拖雷大军一定又是在玩这样一种把戏,你那几十人或者几百人在我面前不停的晃动,我今天就是整死也不动,看你把我咋样?山下的金军烧柴做饭,一片忙碌,准备与蒙军就这样耗下去。金军主帅一直盼着等着蒙军主力的进攻,只要你一进攻,我山后的骑兵就出动,加以夹击把你全部歼灭。
  拖雷部队远道而来,人困马倦,那里想给你摆阵地开战?今天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想方设法通过处于被动境地的禹山。拖雷算准了金军不敢轻举妄动的心理,以明目张胆的瞒天过海之计,让自己的军队就这样化整为零大摇大摆的从金大军的禹山阵地前绕过去了。
  虽然通过了禹山,如果就这样撒腿就跑前面的戏就白演了,疲惫不堪的蒙军肯定跑不过以逸待劳的金军。一开跑还等于告诉对方自己的胆怯和弱小,让对方增添了信心,到头来仍然难免有被消灭的危险。
  蒙古人擅长以攻为守,这次又要拼死演一出以攻为守的好戏,只有这样才能增加自己生存的机会。绕过禹山的蒙军在禹山侧后重新集结。拖雷把队伍分成三个大队,以三路方向从没有列阵的背后掩袭金军。蒙军的进攻一下就突进到金军的阵地里,再突进到金军骑、步兵的结合部,想从最软弱的地方冲散金军,于是短兵相接的激战开始了。
  第一路被冲击的是高英部的金军,高英率军死战,杀退蒙军的第一路进攻。第二路被冲击的是樊泽部的金军,樊泽力战,也杀退蒙军的第二路攻击。第三路被冲击的是主帅完颜合达的部队,完颜合达亲自上阵,身先士卒与蒙军肉搏,还亲手斩杀一名蒙军的千夫长,同样杀退了蒙军的第三路进攻。
  蒙军的冲杀其实是假,只是想造成金军的混乱,自己好有机会选择方向转移。三路蒙军在进攻中按照事先的部署逐渐往西边移动,当蒙军的三路攻击完成时,蒙军已经集中主力于禹山的西边。托雷再命令蒙军倾全力直扑禹山山上移剌蒲阿部金军中部,金军拼死反击,逐渐稳住阵脚。拖雷见攻击目的已经达到,便令蒙军迅速撤退。蒙军的这种攻击方式超出了金军战前会议的所有讨论范围,让金军将领措手不及。还在金军发呆之间,蒙军已经退到禹山三十里外找了一个地方安营扎帐。
  第一天禹山两军相遇的激烈战斗就这样结束了。当天夜晚,金军将领在大营里又继续开会讨论军略。张惠建议说:“蒙军远道而来,白天又激战一天,现在应该非常疲劳困乏,我们白天击退了蒙军,现在士气正旺,可以连夜发动攻击,不给蒙军喘息的机会,一举歼灭他们。”完颜合达也认为:“蒙军号称三万,运护辎重的人就占三分之一。今相持二、三天,令其不得进食,如果乘其退却而进击,肯定得胜。”移剌蒲阿却不同意,他说:“蒙古人的退路是汉江,而黄河又没封冻,他们深入重地,又能跑去哪里,不必速战速决。”完颜合达和众将领不好反对,由此,金军没有乘机逐北,在禹山之战中两次丧失了绝好的机会。
  根据战前拖雷派出的密探侦察,为了以后几天蒙军的休整,乘着夜色拥护,托雷命令士兵不顾疲劳连夜开拔,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第二天天一亮,金军大营接到探马回报,昨天晚上安营扎帐处的蒙军不见踪迹了。接下来的四天里,金军的探马找遍整个汉江北岸,问讯了多人,都没有看见过蒙军的踪影,拖雷大军突然消失了。
  经过骑兵大范围的侦察,终于发现蒙军却隐藏在光化对岸的枣林之中。他们鬼鬼祟祟很低调,白天炊食,夜不下马,一直在这片里枣林之中休整了四天。
  金军的十几万人马在禹山周围迎敌,每天吃喝拉撒消耗量很大,于是完颜合达和移剌蒲阿率领金军向邓州进发以求补养。当队伍经过蒙军隐藏的林子周围时,蒙军忽然出击,专门邀击金军的辎重运输队伍。完颜合达领军慌忙迎敌,队伍乱成一团。“金兵几不成列,逮夜乃入城”。其实这是拖雷大军也严重缺乏物资的孤注一掷,却打得金军丢盔卸甲连夜逃进邓州。
  这边完颜合达和移剌蒲阿在向哀宗汇报战果时,却说蒙军已经被包围,消灭蒙军是指日可待。金廷上下“百官表贺,诸相置酒”,一派乐观喜庆的气氛。本来躲入军事要塞闭敌的金国民众也麻痹大意,晃悠回村舍打理家务,“不数日,蒙古游骑突至,多被俘获。”
  拖雷派出小股部队在邓州城外游荡,作出一付要进攻邓州城的样子。金军很紧张,完颜合达和移剌蒲阿将大军集中在邓州城,做好部署后向蒙军发动挑战,专等蒙军来攻。真是太天真了,在这种状况下拖雷会来迎战吗?蒙军当然避而不战。
  拖雷现在最紧要的问题还是解决自己大军人马的给养,在邓州有强敌的威胁,只有甩开紧咬住自己的金军才能有所作为。蒙太宗四年(1232年)正月初一,拖雷带主力绕过邓州北上。于是还沉浸在春节氛围中的泌阳、南阳、方城、襄城、陕州等地成为蒙军的盛宴,所到之处全部遭到屠杀焚烧掠夺。拖雷还分出一部分军队向汴京方向渗透,以此调动在邓州的金军主力。
  古往今来的任何战争,只要能够让敌人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调动,这场战争的胜负大致就已经决定了。拖雷大军挥师向北而去,在邓州的金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此时又传来窝阔台中路军突破黄河防线的消息。原来,窝阔台率领蒙军主力利用金军全力防备假道的拖雷大军,用四个月的时间进攻黄河北岸的河中府,失去外援的河中府在12月失陷。窝阔台大军在黄河边花了半个月时间等待黄河结冰,正月初七在河清县(今河南孟津)白坡(洛阳东四十里)一段“有石底,岁旱水不能寻丈”的地方顺利渡过黄河。这个消息使得金廷十分恐慌,加之汴京已是空虚之地,两路蒙军向汴京的推进让哀宗非常担心,急令完颜合达、移剌蒲阿尽快回军防备。
  完颜合达、移剌蒲阿等带二万骑兵,十三万步兵放弃邓州往汴京而去。拖雷的作战计划正在一步步实现,已经得到充分补充的蒙古大军已经不是刚刚到达禹山时的疲惫之师了,蒙军过汉江以后终于由被动变为主动,对于金军下一步的战略企图是清清楚楚,这就是按拖雷的安排一定是往汴京而去。
  拖雷派出一支三千人的队伍一直尾随金军进行骚扰。七日夜晚宿营时,完颜合达说:“蒙军三千骑,如果任其猖狂,显示我军太脆弱,应该派兵将其消灭”。第二天行军,蒙军仍然实施骚扰,金军派出一万骑兵对蒙军发动进攻,蒙军却不应战逃之夭夭。
  九日行军至沙河,蒙军于河北岸挑衅。金军夺桥过河应战,蒙军仍然撒腿就跑。金军回南岸欲盘营就餐,蒙军却渡河来袭。一路上这几千蒙军像幽灵一样缠绕着金军,搞得金军寝食不安。
  金军被哀宗的急令催促得心急火燎,以后不再理会蒙军的骚扰,加大步伐向汴京奔去。沿途由于蒙军在之前的焚烧掠夺已经是荒凉一片,部队在回程中一直得不到充足的给养补充,已经开始有部分士兵没饭吃了,最严重的部队已经断粮三天。
  正月十二日,当金军在到达距离钧州三十五里的黄榆店时天色已晚,加之这几十里路大部分是山区,完颜合达、移剌蒲阿命令部队就地扎营。 
  蒙军早已经在这几十里的山区做好阻击金军的准备,当疲惫的金军刚刚扎营,蒙军立即向金军袭扰。夜黑风高,一个晚上金军在紧张与不安中度过。
  既然已经走上这条道就没有回头路,金军要去汴京就必须要过钧州,要过钧州就必须从已经被蒙军控制的这一段险要山区通过。钧州自古多山,大小山头有数百座,人数上处于劣势的拖雷选择在这里与金军较量是有考究的。利用这些险要的隘口阻击金军,可以利用地利之势弥补自己兵力的不足。
  第二天一早,金军从黄榆店起程进入山区。金军看见通往钧州的道路上,都被蒙军设置的伐木乱石给堆积起来,山岩上全是虎视眈眈的蒙军,大军要想从这里通过简直比登天还难。完颜合达、移剌蒲阿看见这种状况,只能派出小股部队从多个方向试探开路,大军仍然囤积在黄榆店一带。
  两天来,金军折损不少兵士都无功而返。每天拖雷还派兵轮流袭击骚扰金军,整晚战鼓不停,《元史·睿宗》记载“毋令彼得休息,宜夜鼓以扰之”。金军被拨獠得高度紧张心烦意乱,摆开阵势向蒙军挑战,蒙军却避而不战。
  双方这样耗了两天之后,金军再也耗不起了,再不尽快摆脱险地,全军将饿死困死在此地。往回走是已经被蒙军洗劫过的荒凉之地,哀宗发出的急回护驾命令也没有时间去大迂回,往前冲才是唯一的出路。正月十四日,金军决定冒险拼命突围。
  杨沃衍的部队作为进攻先锋,一部分士兵冲向山岩的蒙军,一部分士兵清除路障。通过拼死血战,以惨重代价攻占一座山头,杀开了一条血路。接着,武仙和高英的部队采用同样的进攻战术向前推进。通过金军这样轮番的进攻,蒙军终于抵挡不住了,隘口被一个接一个的突破,蒙军败象已经显现。
  拖雷见势不妙,立即调整部署,将主力部队集中退守三峰山关口,这是蒙军拦截金军到达钧州的最后一条防线。
  从禹山开始,金军面对这拨蒙军以来处处受制,心中都压抑着一股无法发泄的怒火。眼看着蒙军的退缩,钧州就在眼前,所有的金军杀红了眼,奋不顾身的向蒙军最后一个坚守的阵地三峰山杀去,决定蒙金命运的三峰山决战就要打响了。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太连清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