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主页 > 历史记闻 >

克里米亚立下功勋(上)

时间:2015-08-06 15:19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点击:

南丁格尔

1854年,南丁格尔时年34岁。这一年英、法、土耳其等国与俄国为争夺克里米亚展开了激烈的战争。不久,英军在克里米亚登陆,随即发动了阿尔马河战役。战争伊始,英军立即暴露出在医疗制度及护理方面严重的弱点,并引起极大的怨恨情绪,据当时英国报纸报道:“派出护理伤病员的那些领取抚恤金的老人一点用处也没有,士兵们只好互相照顾”,“没有为照顾伤病员做好充分准备,不仅没有足够的外科医生,也没有急救员和护理员,甚至没有用作绷带的纱布”。由于伤病员没有得到很好和及时的护理,加上霍乱和赤痢流行、环境污秽,卫生条件极差,又缺医少药。结果英军士兵没有战死沙场却大批大批地死在野战医院里。相比之下,法国军队的医疗护理状况却令人十分羡慕。他们的医疗工作准备很充分,随军出征的慈善机构的女教士都是称职的护理员,伦敦《泰晤士报》发表的一篇文章质问,“我们英国为什么不派慈善机构的教士去前线呢?”南丁格尔早就想带着护士们到前线了。可她想要得到官方的正式批准后再动身,她向陆军大臣西德尼·赫伯提出了一项计划。她在给赫伯特的信中写道:“我私自组织了一个为斯库台医院服务的护士远征小分队,并担任指挥……我们将自行解决在当地的食宿问题,国家不用负担任何费用……”她还特别强调:“请告诉他们,‘此人不是贵妇,是真正的护士’。”

英国妇女要从军了,这使人们议论纷纷,相当一部分人持反对态度。妇女在当时英国社会中,仍然处于低下地位。直到1879年,法律还规定,丈夫可以鞭挞妻子。1891年前,丈夫们还可以禁闭妻子。人们心中女人在幼时只能依偎于长辈怀中,长大后只能在社交界中做花瓶,等候一位有钱的绅士来娶,然后就要安于在家做贤妻良母。妇女担任公职随军上前线;这是破天荒之举,是天大的笑话。赫伯特知道,此举也必将会遭到军方的嫉妒与反对。然而,克里米亚前线的医疗丑闻正激起公众的极大愤慨。于是,在征得了内阁同意之后,赫伯特还是答应了南丁格尔的要求,决定派南丁格尔率领一部分护士奔赴前线。

1854年10月21日,南丁格尔带着38名护士登上驶向克里米亚的航船。临行时,她们穿上匆匆赶制出来的工作服—灰色的护士服装,灰色的帽子。这身装扮在当时人看来,似乎有些滑稽可笑,但这种款式,后来却成了“南丁格尔护士们”外貌的特征。她们从伦敦出发,经过半个月才抵达克里米亚岛的斯库台野战医院。

由于船只的颠簸,咫风的侵袭,以及对护士们的照料和管理,南丁格尔被搞得心力交瘁,她竟是作为病人被士兵们抬上码头的。然后,这位面容憔悴的妇女身体刚刚复原,便立即去医院做了仔细的视察。当时身临其境,亲自目睹过南丁格尔所率领的护士到达情景的亚历山大·穆尔爵士记述说:1854年秋季的一天,亚历山大·穆尔爵士正躺在斯库台医院里,他是在骑兵作战中负伤的。刚被船只送过黑海。穆尔的吊床靠近窗户,正好可以看到医院院子中间的景象,手术室就在对面,窗外飘着飞絮,路面上的绒毛渐渐多了起来,与绒毛一起增多的还有从伤员上截下来的肢体,病床上的伤员全都注视着这一场面。这一天穆尔爵士一直想让自己人睡,以忘掉不断刺激他的那些血淋淋的现实。邻床的军官冲着他说:“穆尔,我相信英国的护理员已经来了。”穆尔抬起头,向窗外望去,一辆军车正在从院子里运走腐烂了的残骸。英国护理员真的来了!南丁格尔和三十八名护理员在午前到达,她们的到来没有立刻引起轰动,但士兵们开始感到了这支队伍的存在。

南丁格尔这样描述了她刚到医院所看到的情景:

“医院是由一座营房经过简单的粉刷改成的。大楼看起来相当雄伟,但下面却是铺设得最糟糕的污水管道。微风吹来,躺满病人的走廊里臭气熏天。伤病员拥挤不堪,又缺少通风设备,空气十分粗}r`}。到了夜晚,更是不堪设想。病房里老鼠乱窜,虱子成灾,就连最普通的打扫卫生、整理内务的工具都没有。

“连一个脸盆、一条毛巾、一块肥皂、一把茗帚都没有”,“做饭要在大楼一端支起大铜锅来,做一顿平平常常的饭往往需要三个钟头。”

岂止这些,医院里每天的用水量有限。每人每天一品脱((0. 57升)。包括洗漱和饮用。伤员饮用的“茶水”,就是在未经刷洗的煮过肉的铜锅中烧成的,味道很难闻,无法喝下。分给每个病房的肉,都是事先交给每个病房的值班员,拴上一条破布,或是插上个锈钉子,作好标记后,再放人锅中去煮。煮肉的水很难烧开,因为柴火都是青树枝,浓烟呛人。所以,伤病员根本吃不到真正煮熟的肉。这些半生半熟的肉就由各病室的值班员领回去,而且常常就在他自己的床板上切割,再分给伤病员吃。伤病员各个饥肠辘辘,再加上腹泻的折磨此情此景令人不寒而栗!人们来到这里,就像但丁在《神曲》中所描写的一样:“进人此间,希望尽弃。”

岂止这些!战场上爬下来的幸存者们还要受长官的轻视和虐待,南丁格尔常常听到军官们的警告:“你别把这些畜生惯坏了!”医疗卫生部门也被南丁格尔提出的“无理要求”弄得很恼火,而这些“无理要求”,无非是清洁的被褥、病员服、必要的汤水等。这些必需品都被当时的医疗机构称为“荒谬的奢侈”,根本不应当用在这些—用军官们的话来称呼—“恶棍”“猪狗”们身上。

岂止这些,这所只能容纳1 000人的战场医院中,却塞进了4 000多名的伤病员。由于管理上的紊乱和繁琐的办事程序,新运来的为伤员用的衬衣“未经当局许可”,不能拆包,以致伤病员“光着身子颤抖地躺在那里”整整三个星期。


(文章来源:《不让须眉的女杰》 吉林文史出版社 )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