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主页 > 历史记闻 >

功过昭著的政治谋略家 ——李斯(2)

时间:2015-09-06 14:02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点击:



谋陷韩非

 

秦王政收回逐客令之后,依旧重用客卿李斯。李斯根据当时形势,以为韩国是最近的邻邦,实力又最弱,应“先取韩以恐他国”,即先灭韩国,借以震慑其他国家,逐步完成统一中国大业。究其实质,这仍是沿袭秦国传统的战略方针。不同之处在于,此前的远交近攻,仅只对近邻韩、魏采用打击、削弱方针,而对远邦赵、燕、楚等国采用绥靖政策,力求稳住这几个国家,使之不能合纵抗秦,援救韩、魏。李斯的贡献是根据时势的发展,清醒地认识到统一大业水到渠成,不失时机地转人逐步灭亡六国的轨道。

秦王政英明果决,立命李斯谋划灭韩。韩王安十分恐慌,便与公子韩非商讨救亡图存之策。

韩非系韩国贵族,早年曾与李斯一同师事荀子,攻读刑名法术之学。韩非口吃,不善于演讲,但擅长著述,李斯自以为才学不如韩非。可是,由于两者在人生道路的抉择上大相径庭,致使结局殊不一样。李斯能择地而处,择主而仕,涉足于蒸蒸日上的秦国,投依雄才大略的秦王政,终能大展奇才,立下不朽的业绩。韩非念念不忘故国,情牵于贵族世家,身归于江河日下的韩国,希图挽狂澜于既倒。结果,他见韩国日趋削弱,屡屡以书进谏,昏馈无能的韩王每每不能听用。韩非愤恨治国不尽心修明法制,昧于求才任贤,不能力图富国强兵;宽缓时宠信沽名钓誉之徒,紧急时才征用甲胃之士,所养非所用,所用非所养,令国贼禄蠢凌驾于功臣斗士之上,使廉直之臣不容于邪恶小人。对此,真是痛心疾首,悲愤莫名。于是,他总结古今得失,奋笔撰写《孤愤》《五蠢》《内储》《外储》《说林》《说难》等五十余篇,计有十余万言。

秦王政读过韩非著述,连连拍案叫绝,赞叹道:“寡人得见此人,与之(交)游,死不恨矣!’,也因为仰慕韩非之才,秦国更加急攻韩国,以求虏取此人。

韩王起初不信用韩非,及至情势危急,才想到韩非的用场,并于秦主政十四年(前233年)派他出使秦国,劝秦存韩。

韩非至秦,眼见万象峥嵘,耳目为之一新,知是来到英雄用武之地。于是,他当即上书秦王政,说道:“如今,秦地数千里,雄师百万,号令赏罚严明,天下不及。臣冒死求见大王,进献计谋。大王诚能听臣之说,必一举而破天下合纵,亡韩,克赵,降服楚、魏,亲附齐、燕,使秦成霸王之名,君临四境诸侯。否则,大王斩臣示众,以戒为王谋划而不尽忠之人。”这话说得斩钉截铁,使秦王越发敬重韩非,便把他羁留在秦国,以备后用。

这一来,却触犯了大臣李斯和姚贾的私利。李斯一则嫉妒韩非的才学,恐怕他夺走自己擅宠的地位;二则更怕他破坏“先取韩以恐他国”的战略计划,可谓是非参半。姚贾则纯系私人仇怨。当初,秦王政封姚贾千户之土,拜为上卿,韩非很是不满,说道:“姚贾是魏国的大盗,赵国的逐臣。秦用此人主持国政,何以勉励群臣?”李斯、姚贾同声相应,便交互在秦王面前毁谤韩非,说道:“韩非身系韩国公子,终究是心向韩国,必不肯为秦国效力,这是人之常情。日后放他归国,定然贻害不浅,不如寻其过错,依法诛杀了事。”秦王对这个不速之客也难以深信不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韩非很快就被囚人狱中。李斯尚怕秦王反悔,急忙派人送毒药予韩非,敦促他速速自杀。

韩非初人狱中,还想上书自辩其冤。久而久之,哭诉无门。一代才人,怨愤不已,只得仰药自杀。过了一些时候,秦王政猛然悔悟,派人去赦韩非,为时已经晚矣。

司马迁画像
司马迁

司马迁一再悲叹韩非不能自脱其难,说道:“韩非知说之难,为《说难》书甚具,终死于秦,不能自脱。”其实,这既不足为怪,也不足叹。韩非是卓越的唯物主义者,是杰出的思想家,却不是个高明的政治家。他能批判地吸收商鞍、申不害、慎到等不同流派的法学理论,融“法”“术”“势”三者于一炉,成为先秦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但他并未能将自己的理论运用于自己的政治实践中去。因为认识同实践并非天然连接在一起的,思想家与政治家终究有很大的距离。

李斯害死了韩非,却在自己的政治生涯中贯彻了韩非的基本思想。二人倘能联珠合璧,无疑更能完善法家流派。但是,历史是无法随意假设的。本来,在它的发展过程中,既饱含着合理的内核,又充满了谬误和悲剧。

此后仅三年,秦正式灭韩国。


(文章来源:《二十八个谋略家》 吉林文史出版社 )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