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主页 > 历史记闻 >

不能让贸易政策分裂亚洲

时间:2015-12-10 14:54来源:凤凰评论 作者:点击:

1、中国崛起,世界获益

凤凰评论《高见》:作为一名中美关系专家,你曾经提到在后毛泽东时代中国经济崛起在美国引起恐慌。在澳大利亚,对于中国崛起的主流看法是什么?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时,澳大利亚如何与美国区分?

陆克文:我并不是从一个澳大利亚公民的角度来看,我更倾向于把自己看作世界公民。

因此,当我看到中国经济崛起时,我认为国际社会应该欢迎,因为这对全球经济增长来说十分重要。当然也看到当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时,对其他国家也产生影响。

但我认为经济现实就是在你得到好东西的同时也会得到一些不那么好的东西。如果不是因为中国的贡献,全球经济增长会比现在更加缓慢。

有一个有趣的数据是,中国经济占全球GDP不到七分之一,但如今却贡献了全球经济增长的45%。中国扮演着一个重要角色,我们对此应在全球范围都表示欢迎。

凤凰评论《高见》:我想,国际社会最关心的问题是,中国的崛起是否会侵蚀到现有国家的利益?美国很难去欢迎中国的崛起是否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陆克文:经济方面,这个问题是很清晰的,但在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方面就不那么清晰了。但我对这些问题能够得到逐步解决,至少得到控制持乐观态度。

例如,很显然,中美在中国南海、台湾、东海等地区就国家安全方面的考量很不一样。但我不相信在华盛顿或北京的任何一个人会认为这些冲突会导致战争爆发,这很荒谬。现实的考量是,如何处理这些差异,和平相处、相互尊重。

同时还要积极开拓中美两国可以合作的领域,例如在朝鲜半岛安全问题、反恐等问题上合作,双边经济合作,通过多哈回合的谈判为重启世界贸易组织而努力。所以我们要同时面对目前两国面临的挑战,和可以共同合作的领域。我认为,我们应该对可以合作的领域加以强调,同时处理好两国面临的挑战,这就是未来应该努力的方向。

2、中美博弈不是零和游戏,可从网络安全切入合作

凤凰评论《高见》:这也符合你提出的中美“建设性现实主义”框架,运用这个框架去处理中美关系,中美关系将会更好?

陆克文:我认为用这个框架去处理中美关系,中美关系将会更好,因为它试图同时做三件事。第一,意识到存在差异,而不是回避差异,同意应对差异。第二,强调可以进行有建设性合作的领域,像我之前提到的。第三,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就是在推进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建设性合作项目时,逐步提高战略互信,为未来解决一些现在还无法解决的根本分歧提供政治资本。

凤凰评论《高见》:在你的框架下,你觉得双方有什么是现在没做到,但却有潜力做得更好的?

陆克文: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我认为中美两国可以从在网络领域入手合作,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网络安全问题对两国来说都有真正的威胁。因此,双方都需要一些双方都可以接受的行业游戏规则、世界性规则,因为如果你没有世界性的规则,我害怕在未来会有不负责任的第三方,利用一些互联网工具从根本上去破坏双方的经济,甚至政治体系,然后又造成两国之间互相的怀疑猜测。所以我认为双方关于网络安全方面的合作条件已经非常成熟。

凤凰评论《高见》:还有什么其他领域中美可以紧密合作的呢?

陆克文:网络安全是一个领域。如果深入到安全问题的其他领域,中国在新疆地区面临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和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挑战,再延伸到亚洲中部、阿富汗、中东等地区的安全问题,中国和美国面对同样的挑战。中美可以思考如果开展合作,更好地共享信息,采取共同行动,去应对这些挑战。

我还觉得,在这方面中国、美国和俄罗斯可以开展更密切的合作。我意识到他们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像对待叙利亚问题,但底线就是,恐怖主义对任何国家都构成威胁。中国、美国和俄罗斯都相信以国家为基础的体系,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恐怖分子不相信以国家为基础的体系。

如果你理性地去看待问题,而不是把所有问题政治化,你可以看到中美拥有巨大的共同利益,包括在G20峰会上的进一步协作,面对下一次财政挑战,重启多哈国际贸易会谈,以及促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的改革等等。

凤凰评论《高见》:我想中美两国有很多可以合作的地方,但我想问题是,美国是否已经准备好与其他国家分享这个世界舞台,或是分享其在亚太地区的领导权?

陆克文:事实是,美国已经在这样做了。

照片

在2008年的经济危机时,乔治•布什不知道怎么办,然后看到G7峰会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起作用,所以促成了现在的G20峰会,包括中国、俄罗斯、巴西、南非等国家,这就拓宽了国际经济决策方式。所以我觉得我们要记住的是,美国这么做不是出于对多边主义的热爱,而是出于对尊重现实的需求。

很多时候,我们把美国和中国在世界或地区的博弈想成是零和游戏,我不认为是这样的。我的观点是,中国和美国应该加强合作,一起提升多边合作体系和联合国制度。

像多数事情那样,半杯水你可以看成是半杯满的水货半杯空的水。你可以选择只看消极的方面,只看事情如何变得更消极。或者你可以意识到消极的方面,但你可以强调积极的方面。这实际上是你的思维习惯。

3、别低估共通性,高估差异程度

凤凰评论《高见》:最近你提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应该对中国开放,但协商的最后结果是中国被排除在外。你觉得中国往后应如果对待TPP?没有中国的参与,TPP能成功吗?

陆克文:我一直都认为中国应该加入。

我认为我们要记得的重要一点是,韩国、印度尼西亚、印度都不是目前TPP的成员国,所以也不只是中国被排除在外。TPP这一协议源于十几年前智利与新西兰的双边协议,然后是加入新加坡的三边协议,再是加入文莱的四边协议,我们能否说美国被新西兰和智利排除在外了呢。我们看到的是,一些愿意加入的亚洲国家加入了这个协议。

在我任总理和外交部长期间,我都一直强调这些协议必须为中国敞开大门。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可以开始谈判,让中国成为这个组织的一员。我们不能让贸易政策分裂亚洲。贸易在过去20年来都是将亚洲联系和团结在一起的。这是一个错误的时间将亚洲分裂成不同的经济竞争团体,因为在安全问题方面已经存在紧张态势。

凤凰评论《高见》:我希望世界能变得更加包容,像你所说的那样,也希望中国能对现有的世界繁荣发展做进一步的贡献。

陆克文:我对此持乐观的态度。中国对区域发展所做的贡献是很显然的,我也一直倡导要发展亚太共同体,包含中国、日本、美国、印度、俄罗斯以及整个东南亚地区的国家。

我们应当开拓视野,不要局限于小的事情上,选择共同安全、共同繁荣、共同环境责任的观念。如果我们选择这样去思考问题,那我们可以开拓一个真正保障集体和平安全和可持续性发展的未来。

还有中国国内事务对全球秩序的反应,如我所说,我们高估了差异程度,低估了共通性。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