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银雀山汉墓之谜(二)——军师墓主

时间:2015-02-14 23:37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古墓往事》 作者:《神秘中国》创作组点击:
 
        当天夜里,吴九龙的同事蒋英炬带着那枚被认为是《孙子兵法》的竹简坐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向国家文物局的领导汇报情况。
  
  竹简的出土令吴九龙兴奋异常,也让他想起了之前发现的“不知名器物”,它们和竹简之间有没有关联呢?
  
  那个“不知名器物”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专家认为如果在它的上面放重的东西会很容易倾倒,联系到竹简,大家进行了深入研究,认为这个“不知名器物”可能是“几”,就是用作写竹简的“桌子”。因为汉代还没有发明椅子,汉人均席地而坐。所以汉人可以把“不知名器物”放在两腿中间,用大腿夹住并托着竹简,方便在上面书写。若不如此,汉人单单用手拿着一条竹片在上面写字是十分困难的。而那把锈蚀得十分严重的铁刀因为形体不大,专家分析它也与书写竹简有一定的关系,可能是用来削剖竹子的用具。
  

铁刀已经锈蚀得看不见锋刃
 
  银雀山汉墓出土的竹简让我们感受到了在没有纸张的年代,人们读书是何等不易,他们甚至将与竹简相关的工具都作为珍贵物品来随葬。
  

制作竹简,对所使用原料的年份、质地都有要求,可以想见古人读书的艰难
 
  据考证,银雀山出土的竹简所用的竹子就是当地产的水竹。水竹一般生长在河两岸,所以其中所含水分也会比较大。用于制简的竹子生长期必须在四年以上,四年水竹算是比较老韧的竹子,在剖削时显得平滑,质地坚硬,便于使用。
  
  银雀山汉墓竹简在地下被泥水浸泡了两千年,出土后竹简上的字迹却依旧清晰可辨。就此,专家推测,一方面是当时用的墨质量好,另一方面就是在制作竹简中有一道杀青的工序。“杀青”,也就是去掉鲜竹子中的水分,使竹简不易腐烂或被虫蛀。
  
  南宋名臣文天祥《过零丁洋》中有“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诗句,其中的“汗青”就是竹简的代名词。因为最早的书是用青竹来书写,所以历史就被称为“青史”。所谓“留取丹心照汗青”,也就是留下一片赤诚之心载入史册的意思。
  
  在北京国家文物局,竹简上的文字让专家们大吃一惊。与此同时,在临沂,人们在清理1号墓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了另一座墓坑的痕迹,它被命名为2号墓。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两个墓坑仅有几十厘米之隔。
  
  在银雀山1号墓和2号墓原来的墓址上,如今已经建成了“银雀山汉墓厅”。在厅内人们能够看到这两座相距很近的汉墓。有的学者推测,这两座墓是夫妻合葬墓。但是这个说法却存在一定的问题,因为从两墓的平面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们之间形成了一个夹角,并没有像其他夫妻合葬墓那样整齐并排而列。
  
  就在人们对两座墓葬之间的关系争论不休时,在1号墓中发现的一枚看似普通的钱币,引起了考古工作者的极大兴趣,也正是这枚钱币带给人们许多意想不到的信息。
  
  这是一枚三铢钱,是一种极为稀少的古代钱币。三铢钱在西汉建元元年(公元前140年)时开始铸造,到建元五年就被废止,少有传世。可见这座汉墓下葬的年代是在三铢钱流通之后。同时,墓中还出土了一些秦汉半两钱,但是却没有发现公元前118年起铸造的、流通最广的五铢钱。这样看来,墓葬的年代应该在公元前140年到公元前118年之间。
  

历史上仅流通了五年的三铢钱


墓主没能等到五铢钱流通的时代就撒手人寰,因此墓葬中仅陪葬有三铢钱和半两钱
 
  在墓中还出土了一件写有“召氏十斗”的陶罐,也许“召氏”就是墓主人的姓。据吴九龙说,这只是一个推断,也有可能陶罐是别人送给墓主人的,召氏只是赠送人的姓。根据墓中出土的大量兵书可以推断,墓主人应是一位喜欢兵法的人。但由于墓中无一件兵器出土,所以墓主人很可能是一位将军府中的谋士或幕僚,而绝非一般的武夫。
  
  如果出土的竹简记载的真是《孙子兵法》,那么它的意义将无法估量,银雀山汉墓将让人们首次看到一千多年前《孙子兵法》一书的原貌。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月辰 编辑整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