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一人任六国宰相,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时间:2015-03-13 10:57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青良点击:

 

周王国首都洛阳人苏秦,晋见秦国国君赢驷,提出兼并天下,统一中国的大战略。时正当赢驷刚杀了公孙鞅,厌恶外国政客,因此拒绝采纳。苏秦遂去燕国,向燕国国君文公提出跟前一个大战略恰恰相反的另一个大战略,他说:“燕国所以一直没有卷入战火,是赵国在你们的南方作为屏障的缘故。泰国如果攻击燕国,战场在秦国的千里之外。而赵国如果攻击燕国,战场却在赵国的百里之内。不担心百里之内的祸患,却担心千里之外的祸患,这是错误的想法。我愿主上跟赵国结盟,和平共存,燕国就永远没有灾难。”燕文公大喜,说:“我的国家太小,西面是强大的秦国,南接齐赵,齐赵也是强国。今天先生一席话,使我茅塞顿开,既然缔结南北合纵同盟可以使燕国得以获得安全保障,我愿举国相随。”于是资助苏秦车马行装,请他帮忙。

苏秦到了赵国,向国君赵语说:“世界上,山东地区没有一个国家比赵国更强,秦国看作眼中钉的,也只有赵国。然而它却不敢大举进攻赵国,怕的是韩国和魏王国在它背后下手。秦国如果大举进攻韩国和魏国,一望平原,没有巨山大河阻挠,逐渐吞食,大军可以直抵两国首都,两国不能时,必然被秦国并吞。一量没有韩、魏,秦国下一步的暴行,将加到赵国头上。我们可以检查地图,山东各国的疆土,比秦国大五倍,估计各国武装部队,比秦国多十倍。六个大国如果集中力量,向西攻击秦国,秦国一定破碎。现在有些人,打着追求和平的招牌,拼命说服各国割让土地给秦国。达到目的后,他身享荣华富贵,而国家所受的伤害,他却一点也不分担。那些政客乐意于夸大秦国军事力量的毁灭性,建议割让土地。这件事,主上应认真检讨。站在你的立场,我以为最高的谋略,莫过于韩国、魏国、齐国、楚国、燕国、赵国共同缔结聪明,抵制秦国。安排各国统帅和宰相,在洹水附近城市,举行部长级会议,互相交换人质,签订盟约。盟约规定:‘秦国攻击任何一国,其他五国同时派出援军,或骚扰它的后路,或增援被攻的城镇。如果有一国不履行这项盟约,五国联合,共同对付它。’各国组成这项南北合纵盟和抗秦阵线,秦国军队势必不敢再出函谷关一步,为害山东。”赵语大喜,说:“我年纪还小,而即位的时间又短,还没有人指教过我安邦定国的大计。先生有意于世界和平,使各国免于侵略,我愿意听从。”于是封苏秦当武安君,拨给他安车(一种可以在车上睡觉的车)一百辆、黄金二万四千两、白玉一百双、绸缎三千六百公尺,去说服其他各国。

而就在这时候,秦国派大将侍卫官犀首公孙衍,攻击魏国。魏国四万人的生力军溃败,大将龙贾被俘,雕阴陷落。秦国大胜后,扬言东进。苏秦恐怕秦军攻入赵国,破坏南北合纵同盟。为了阻止秦军,于是激怒他的好友张仪,使他担当这项任务。

在稳定了秦国之后,苏秦前往韩国,向韩国国君威侯说:“韩国土地九百余华里,武装部队数十万,世界上最精良的弓箭刀枪,都是韩国出品,已成为国际上最大的兵工厂。韩国战士拉满弓后,百发百中。以韩国部队的勇敢,身披坚甲,携带强弩,手执利剑,可以一人面对一百人。而今,你们对秦国却一直委曲求全。很显然的,秦国必然要求割让宜阳、成皋,今年割让给它,它明年又有新的要求。再给它吧,没有土地可给了,不再给它吧,从前给它的情谊一笔勾销,还是免不了灾难。而且,韩国的土地有限,秦国的要求无穷,以有限的土地,面对无限的要求,这正是一种购买怨恨灾祸的行为,不必打仗,你的土地就会割让完了。俗话说:‘宁为鸡口,不为牛后。’以您的贤明,手里又掌握举世闻名的强兵,而竟然当牛的屁股,实在使人羞愧难当。”韩威侯脸色大变,手按住剑柄,仰天叹息说:“我宁可死,也不向秦国屈膝,你告诉我这些赵国国君的话,我愿率领全国,参加盟约。”

苏秦再到魏国,向魏王说:“魏国土地一千华里,表面上看起来很小,可是田间布满大小村庄,农业密集,连放牧的空间都没有。人口稠密,车马成群,日夜来往,好像部队行军。我客观评估,魏国的强大,不下于楚国。据说,贵国武装部队中,有野战军二十万人、奴隶军二十万人、突击队二十万人、后勤部队十万人、战车六百辆、战马五千匹,而竟然有政客劝你去当秦国的尾巴,使人震惊。赵国国君特派我来向大王就国际形势,作一分析,建议参加这项盟约,请大王考虑。”魏王说:“我真差劲,从来没有听见过这种大道理。现在你既把贵国君主的话告诉我,我们魏国绝对听从。”

苏秦前往齐王国,对齐王田因齐说:“齐国四面都是要塞,固若金汤,土地二千余华里,武装部队数十万,食粮储备堆积如山。三军(三军指上军、中军、下军)精良,以‘五家’(管仲创立军制:五家【五人】为一轨,十轨【五十人】为一里,十里【五百人】为一连,十连【五千人】为一乡,三乡【一万五千人】为一师)为基础的兵力攻击时像飞箭一样快,作战时像雷霆一样的凶猛,撤退时像风雨消失一样的无影无踪。对外战争,敌人从来没有超过泰山、渡过清河、跨过渤海的。首都临淄人民有七万户,我私自推测,以最小的户计算,每户至少有三个年轻男子,不必征调其他地方的军队,仅临淄一城,就可集结精兵二十一万。可是临淄人民太过于富庶殷实,大家都沉湎于斗鸡、赛狗、赌博、踢球。临淄街道上,车轴互相碰撞,人肩互相摩擦,把衣襟连起来可以做成帷帐,人们挥下脸上的汗珠时,好像下雨了。韩国和魏国所以害怕秦国,是因为和秦国领土相接。两方冲突,动员出击,不到十天,便可会战,胜负存亡,立可分晓,韩、魏战胜,部队得损失一半,连保卫自己的边境都有困难。韩、魏若战败,接下来便是灭亡了。所以韩、魏特别慎重,不敢轻易得罪秦国,总是盼望和平,即令是屈辱的和平。秦国要想进攻齐国,可不简单,它必须考虑到韩、魏抄它的后路,而且秦军还要通过卫国境内的关卡‘阳晋隘道’,和亢文的险要,车不能并行,马不能并驰,用一百人把守,即使是一千人都过不去。秦国即令冒险深入,必须顾虑到它漫长的补给线,会被韩、魏断掉。所以,它对贵国,只能虚张声势,却不敢采取实际行动。这明显能看出,泰国对齐国束手无策。这种对齐国束手无策的国家,你们还要去巴结它,当它的尾巴,分明是政客们错误。齐国既然不是尾巴国,而是一个强大的独立的国家,大王,您考虑下我的建议吧。”田因齐承诺说:“我真是一个糊涂虫,我愿率全国人民,追随赵国。”

最后,苏秦抵达楚国,对国王芈商说:“楚国是世界上的超级强国,土地六千华里,武装部队一百余万、战车千辆、战马万匹,粮食储藏,足够十年之用,这是称霸天下的资本。所以秦国最害怕的,莫过于楚国了。楚强则秦弱,秦强则楚弱,死生对头,势不能和平共存。为大王着想,应该参加南北合纵同盟,使秦国陷于孤立。我可以让山东各国,四季进贡,接受你的领导,把他国家和祖先的祭坛交到你的手里,他们国家所训练的精兵都由你号令。参加合纵同盟,跟秦国对抗,各国都是做你的臣属。如果赞成连横阵线,跟秦国和解,则除了割让土地给它外,再没有别的收获了。这是两种完全相反的战略,大王,您会选择哪一种呢?”芈商说:“我的国家,西境跟秦国接壤,而秦国有夺取巴蜀、兼并汉中的野心。它是一个虎狼般残暴的国家,绝对不可亲近的。而韩国和魏国受到秦国强大兵力震慑,神魂不定,也不能太信任他们,怕他们忽然向秦国示好,泄漏机密,反而使我们陷入危险。我以为以楚国一国跟秦国抗战,不见得能获胜。我的臣下们又研究不出好的策略。我夜不能寐,食不知味,心乱如麻。而今先生想团结天下,保护各国主权完整,拯救我们于危难,我楚国愿意加入。”

于是,六国共推苏秦担任合纵同盟的盟约长,同时兼任六国的宰相。苏秦由楚国北返赵国,向赵国国君复命。随行的行李辎重堆积如山,卫队前呼后拥,威风凛凛。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HeLLo BoB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