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直皖战争”前后的“口水战”

时间:2015-11-26 10:05来源:网络文章 作者:网络点击:
1920年7月14日到19日发生的“直皖战争”中,直系军阀只用了5天时间,就将皖系军阀彻底打败。不过,双方的另一场战斗———互相中伤的口水战却远比他们的地面战要激烈,且持续的时间和波及的范围更广,让皖系、奉系、直系、北洋政府首脑、清朝废帝溥仪都卷入其中。本文记述的就是这件事……直皖战争后的曹锟(左)、张作霖(中)、吴佩孚

  1920年7月14日到19日发生的“直皖战争”中,直系军阀只用了5天时间,就将皖系军阀彻底打败。不过,双方的另一场战斗———互相中伤的口水战却远比他们的地面战要激烈,且持续的时间和波及的范围更广,让皖系、奉系、直系、北洋政府首脑、清朝废帝溥仪都卷入其中。本文记述的就是这件事……

  袁世凯死后,皖系军阀掌握了北京政府的主要权力,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扶持下,极力扩张其武装力量。皖系军阀头目段祺瑞依仗日本帝国主义的支持,在政治上操纵“安福国会”,“选举”出徐世昌取代直系军阀首领冯国璋为总统;在军事上,段祺瑞加紧扩充军力,建立辖有三个师四个混成旅的“参战军”,还野心勃勃地提出了“武力统一”的口号。

  皖系军阀咄咄逼人的态势让其他军阀感到不安,除了纷纷调兵遣将加紧布防外,还利用当时的社会传言发动宣传战,争取社会舆论的支持。

  复辟传言曾广为流传

  当时,正值张勋复辟失败后,虽然实力派的“复辟势力”已经几近绝迹,而社会各界也都对复辟封建专制制度表示深恶痛绝,但关于复辟的传言的确在社会上广为流传,一些在华发行的外国报纸上经常会登出这样的传言。

  溥仪曾经回忆说,当时的《华北每日邮电》上曾发表《另一次复辟是不是在眼前》一文,其中有这样的局势“分析”:“复辟帝制绝不会受到多方面的欢迎,相反,还会受到外交上的相当大的反对,反对的公使馆也不止一个。可是,只要政变成功,这种反对就必然消失,因为我们知道“成者为王败者寇”;

  而《导报》则刊登“细节”说:“张作霖将军部下中间盛传一种谣言,说将在北京恢复满清帝制以代替民国政府。根据目前的种种断言,这次恢复帝制将由张将军发动,合作的则有西北的皇族的军事领导人,前将军张勋也将起重要作用……甚至于徐总统和前冯总统,鉴于目前国家局势以及外来危险,也都同意恢复帝制,至于曹锟、李纯以及其他次要的军人,让他们保持现有地位再当上王公,就会很满足了。”

  “阴谋复辟”指责的出炉

  战斗开始前,两派军阀为了标榜自己站在道义的一边,均做了大量“揭露工作”来攻击对方。1920年7月12日,在“直皖战争”开战前夕,直系悍将吴佩孚发表了宣布段祺瑞罪状通电,认定民国成立九年以来,“海内分崩,追原祸始,段为戎首”。段祺瑞是一个“秉性凶残,专擅恣睢,阴贼险狠”的人。他搜刮民脂民膏,穷兵黩武,搞得民不聊生,且在巴黎和会上卖国,并私自大借外债,“不下六亿万元”;段祺瑞曾经参与推翻清朝,推翻了袁世凯,推翻了黎元洪,又推翻了冯国璋,现在又要推翻徐世昌,俨然是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乱臣贼子,“段氏之肉,其足食乎?”

  听到直系军阀的骂阵,段祺瑞当然不能示弱。他先让总统徐世昌免去直系曹锟、吴佩孚的官职,然后于第二天发表讨伐直系檄文。在文中,段祺瑞尽量宣传自己“三造共和”(致电迫使清帝退位、抵制袁世凯称帝、讨伐张勋复辟)的政治资本,并指责曹锟、吴佩孚“私勾张勋出京,重谋复辟,悖逆尤不可赦”。

  直系军阀“漫长”的辩解

  由于吴佩孚的奇袭作战,致使皖系在5天内迅速败北,7月19日,段祺瑞被迫辞职,直、奉两系军阀遂控制了北京政权。但段祺瑞揭发直系军阀“企图复辟”还是在社会上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以致让获胜的直系军阀花了“漫长”的时间和精力去消除其影响。

  打头阵辟谣的是在天津隐居、对清廷无比忠诚的张勋。1920年7月20日,就在战争结束的第二天,张勋赶紧出来发表声明说,看到段祺瑞檄文中“曹锟等私勾张勋出京重谋复辟等语,不胜诧异”,并说自己“年将七十,但得作太平之民,永拜共和之赐”。

  此后跟进的是直系首脑曹锟。他在同一天发表声明,说他举兵“纯为救国”,并说段祺瑞“造此邪说”,不过是为了挑拨直系和民众的关系,并说民众对于谁造谣早已“周知”。

  此后,直系和奉系一面瓜分皖系的地盘,一面继续否认他们曾勾结张勋,阴谋复辟。有趣的是,张作霖(张勋的亲家)为了扩张奉系势力,想利用张勋过去的声望和他在安徽的余威帮助奉系逐渐蚕食山东、安徽,所以极力保举张勋做苏皖赣巡阅使,这一下又凭空生出事端,社会各界听说后纷纷反对,如冯玉祥就发电报给总统徐世昌说:“报纸传来,有起用张勋督皖之说。国家纵乏人才,何至以叛国罪魁复作封疆长官。且张勋如可起用,则讨逆者尽为多事,拥护共和,皆为张勋之罪人,起用张勋,不啻为张谢罪。”

  直系奉系联合“辟谣”

  过了几天,直系、奉系不得不联合“辟谣”,表明心迹说:“近复造作流言,谓我国现状分复辟与共和二派,复辟派已占优胜,共和派亦将有所为。蜚语流传,令人不寒而栗。”“锟等救国之苦衷,业经迭电声明,当为国人所共鉴。锟等为国家安全计,为人民幸福计,始终抱定拥护元首、服从舆论、造成真正共和国家之宗旨。耿耿此心,可质天日。”

  两个月后,控制北洋政府的两派军阀又通过内务部发表《严谨复辟传说公函》称:“此种谰言,不足与辩。至于我国国体,自元年底定共和以后,凡我五族血气之伦,莫不濡育于共和国家之内,一心尊奉,出于至诚。往者复辟之祸,违反世界潮流,不旬日旋即反正,可见全国人民拥护共和国体之热诚。”“如确实查出此等造谣生事之人,立予严拿究办,毋少姑息,以靖浮言而定人心。至切至要!除分电外,相应函请贵部立即转行该管官署,一面出示晓谕,一面严拿究办可也。”

  不过,复辟传言并没有立即消失,溥仪的“洋师傅”庄士敦就经常给溥仪讲述关于“张作霖活动复辟的传说”,让溥仪总是怀有“不绝的希望”。按照溥仪的话说,这类消息他一直听到了民国十一年,随着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张作霖被吴佩孚打败后退回了东北,这类传说才消失。

  袁世凯死后,皖系军阀掌握了北京政府的主要权力,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扶持下,极力扩张其武装力量。皖系军阀头目段祺瑞依仗日本帝国主义的支持,在政治上操纵“安福国会”,“选举”出徐世昌取代直系军阀首领冯国璋为总统;在军事上,段祺瑞加紧扩充军力,建立辖有三个师四个混成旅的“参战军”,还野心勃勃地提出了“武力统一”的口号。
  
  皖系军阀咄咄逼人的态势让其他军阀感到不安,除了纷纷调兵遣将加紧布防外,还利用当时的社会传言发动宣传战,争取社会舆论的支持。
  
  复辟传言曾广为流传
  
  当时,正值张勋复辟失败后,虽然实力派的“复辟势力”已经几近绝迹,而社会各界也都对复辟封建专制制度表示深恶痛绝,但关于复辟的传言的确在社会上广为流传,一些在华发行的外国报纸上经常会登出这样的传言。
  
  溥仪曾经回忆说,当时的《华北每日邮电》上曾发表《另一次复辟是不是在眼前》一文,其中有这样的局势“分析”:“复辟帝制绝不会受到多方面的欢迎,相反,还会受到外交上的相当大的反对,反对的公使馆也不止一个。可是,只要政变成功,这种反对就必然消失,因为我们知道“成者为王败者寇”;
  
  而《导报》则刊登“细节”说:“张作霖将军部下中间盛传一种谣言,说将在北京恢复满清帝制以代替民国政府。根据目前的种种断言,这次恢复帝制将由张将军发动,合作的则有西北的皇族的军事领导人,前将军张勋也将起重要作用……甚至于徐总统和前冯总统,鉴于目前国家局势以及外来危险,也都同意恢复帝制,至于曹锟、李纯以及其他次要的军人,让他们保持现有地位再当上王公,就会很满足了。”
  
  “阴谋复辟”指责的出炉

  
  战斗开始前,两派军阀为了标榜自己站在道义的一边,均做了大量“揭露工作”来攻击对方。1920年7月12日,在“直皖战争”开战前夕,直系悍将吴佩孚发表了宣布段祺瑞罪状通电,认定民国成立九年以来,“海内分崩,追原祸始,段为戎首”。段祺瑞是一个“秉性凶残,专擅恣睢,阴贼险狠”的人。他搜刮民脂民膏,穷兵黩武,搞得民不聊生,且在巴黎和会上卖国,并私自大借外债,“不下六亿万元”;段祺瑞曾经参与推翻清朝,推翻了袁世凯,推翻了黎元洪,又推翻了冯国璋,现在又要推翻徐世昌,俨然是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乱臣贼子,“段氏之肉,其足食乎?”
  
  听到直系军阀的骂阵,段祺瑞当然不能示弱。他先让总统徐世昌免去直系曹锟、吴佩孚的官职,然后于第二天发表讨伐直系檄文。在文中,段祺瑞尽量宣传自己“三造共和”(致电迫使清帝退位、抵制袁世凯称帝、讨伐张勋复辟)的政治资本,并指责曹锟、吴佩孚“私勾张勋出京,重谋复辟,悖逆尤不可赦”。
  
  直系军阀“漫长”的辩解

  
  由于吴佩孚的奇袭作战,致使皖系在5天内迅速败北,7月19日,段祺瑞被迫辞职,直、奉两系军阀遂控制了北京政权。但段祺瑞揭发直系军阀“企图复辟”还是在社会上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以致让获胜的直系军阀花了“漫长”的时间和精力去消除其影响。
  
  打头阵辟谣的是在天津隐居、对清廷无比忠诚的张勋。1920年7月20日,就在战争结束的第二天,张勋赶紧出来发表声明说,看到段祺瑞檄文中“曹锟等私勾张勋出京重谋复辟等语,不胜诧异”,并说自己“年将七十,但得作太平之民,永拜共和之赐”。
  
  此后跟进的是直系首脑曹锟。他在同一天发表声明,说他举兵“纯为救国”,并说段祺瑞“造此邪说”,不过是为了挑拨直系和民众的关系,并说民众对于谁造谣早已“周知”。
  
  此后,直系和奉系一面瓜分皖系的地盘,一面继续否认他们曾勾结张勋,阴谋复辟。有趣的是,张作霖(张勋的亲家)为了扩张奉系势力,想利用张勋过去的声望和他在安徽的余威帮助奉系逐渐蚕食山东、安徽,所以极力保举张勋做苏皖赣巡阅使,这一下又凭空生出事端,社会各界听说后纷纷反对,如冯玉祥就发电报给总统徐世昌说:“报纸传来,有起用张勋督皖之说。国家纵乏人才,何至以叛国罪魁复作封疆长官。且张勋如可起用,则讨逆者尽为多事,拥护共和,皆为张勋之罪人,起用张勋,不啻为张谢罪。”
  
  直系奉系联合“辟谣”

  
  过了几天,直系、奉系不得不联合“辟谣”,表明心迹说:“近复造作流言,谓我国现状分复辟与共和二派,复辟派已占优胜,共和派亦将有所为。蜚语流传,令人不寒而栗。”“锟等救国之苦衷,业经迭电声明,当为国人所共鉴。锟等为国家安全计,为人民幸福计,始终抱定拥护元首、服从舆论、造成真正共和国家之宗旨。耿耿此心,可质天日。”
  
  两个月后,控制北洋政府的两派军阀又通过内务部发表《严谨复辟传说公函》称:“此种谰言,不足与辩。至于我国国体,自元年底定共和以后,凡我五族血气之伦,莫不濡育于共和国家之内,一心尊奉,出于至诚。往者复辟之祸,违反世界潮流,不旬日旋即反正,可见全国人民拥护共和国体之热诚。”“如确实查出此等造谣生事之人,立予严拿究办,毋少姑息,以靖浮言而定人心。至切至要!除分电外,相应函请贵部立即转行该管官署,一面出示晓谕,一面严拿究办可也。”
  
  不过,复辟传言并没有立即消失,溥仪的“洋师傅”庄士敦就经常给溥仪讲述关于“张作霖活动复辟的传说”,让溥仪总是怀有“不绝的希望”。按照溥仪的话说,这类消息他一直听到了民国十一年,随着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张作霖被吴佩孚打败后退回了东北,这类传说才消失。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兔子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