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头条70w爆款文章!明亡清兴只因一条龙脉?!

时间:2015-01-05 09:26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神秘中国》创作组点击:
  一天深夜,明朝史官夜观天象,发现东北出现异象,紫气冲天,光耀帝星,于是匆忙上报皇帝。风水师告知万历,这是东北方出现真龙天子的征兆,不容忽视。万历惶恐之下,派出了大批风水师秘密来到辽东,他们肩负的任务就是破坏还未成型的龙脉,保住大明的万年江山。风水师们不敢懈怠,走遍各地,一举断绝了99条龙脉。万历皇帝这才松了一口气,以为就此保住了朱氏家族的一统河山。这是在抚顺新宾地区广为流传的一个古老传说。为了证实这个传说的真实性,新宾县的一位清史研究学者李荣发走遍了辽东的山山水水,寻找当年破龙脉时留下的痕迹。功夫不负有心人,李荣发最终发现,那个久远的传说竟然是真的。
  据老人们说,明朝时破龙脉有两种方法,一种办法是在龙头部位修庙或者建塔,把地气压住;另一种办法就是挑龙筋砍龙脖子,在龙脖子部位挖出壕沟,这些壕沟一般深五尺左右,宽六七尺,夜里填入马粪,也可以断绝地下的龙脉。李荣发发现,在赫图阿拉城对面,有一座被称为龙头山的山丘。龙头山上就有着这样的一条壕沟,宽两米多,深超过一米。它既不是消防的防火道,也不是当地人挖的排水渠。因为防火道一般比较宽、比较浅,而这个壕沟却比较窄、比较深;壕沟的南北两侧都有植物生长,沟中又栽种了树木,并无半点防火的功效而且挖壕沟的方向与山脉垂直,更无法引水灌溉,由此也就排除了壕沟是防火道或灌溉渠的可能性。再从壕沟的位置看,如果把龙头山看作一条龙,那么壕沟正位于龙脖子的位置,掐断了龙脖子,也就断了所谓的龙脉,看来这正是当年明朝皇帝破龙脉留下的遗迹。

赫图阿拉城对面的山丘,据说明朝皇帝试图在这里截断大清龙脉。
  李荣发四处走访调查的结果证明,在新宾县一县境内,像这样被人工挖过壕沟的山就有十几座,而且这些山无一例外地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龙头山。 当年万历皇帝派出的使者想必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才在所有与龙沾上关系的山上都挖了沟渠,这一番苦心能否奏效呢?
 
  当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城建都后,开始南征北战,攻城掠地。明王朝眼看着这来自东北方的军队已经在边界来去自如,如入无人之境,靠斩断龙脉的方法显然并未能阻止努尔哈赤的铁骑,于是采取了更进一步的行动——派出重兵围剿八旗军队。决战就在赫图阿拉城以西80公里处的萨尔浒村展开了。这一战非同小可,对初兴的后金政权来说可谓生死攸关。胜负虽然是兵家常事,但是如果努尔哈赤输掉了这场战争,那么明朝的军队就会立即大军压境,直逼后金政权的心脏——都城赫图阿拉;如果他输掉了这场决定性的战役,那么清王朝也不会出现在中国的历史上。萨尔浒是满语,意为“橱柜”,萨尔浒村在当年也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村庄。如今,萨尔浒古战场已经被淹没在大伙房水库中,不见天日。早春三月,虽退去了冬日的严寒,但水库上仍冻结着厚厚的冰层,来到这里,想在水面下一探战场遗迹的我们只能失望而返。当年那一场血战的结果究竟如何呢?

据说启运山是一条悬龙,努尔哈赤正是得到了这条悬龙的保佑,他的子孙才得到了天下。
  根据史料记载,萨尔浒一战,明军出动了10万大军,号称47万。而努尔哈赤的八旗劲旅,按照编制不足6万人,与明军相比,明显处于劣势。但在这一战役中,努尔哈赤充分展现了他杰出的军事才能,发挥了八旗军队的作战优势,经过五天五夜的生死决战,取得了最后的辉煌胜利,自此扭转了整个辽东地区的作战局势:明王朝由主动进攻变为被动防御,后金军队开始全面掌握战争的主动权。由此开始,努尔哈赤率领着浩浩荡荡的八旗子弟军,从这座地处长白山余脉的都城,反扑向辽沈平原,一路势如破竹,进逼山海关。最终,他的子孙们成功地登上了北京紫禁城的皇帝宝座。明王朝统治者破龙脉的种种努力最终宣告失败了,他们一直刻意提防的女真后代还是从东北一路杀到了紫禁城下。
 
  一些上了年纪的村民告诉我们,当年明朝派人到东北来断了99条龙脉,却唯独漏了一条龙,这就是今天清永陵后面的坐山——启运山。坐山是风水的根基,是龙脉的象征。据说启运山是一条悬龙,努尔哈赤正是得到了这条悬龙的保佑,他的子孙们才得到上天的眷顾,最终赢得了天下。金庸在《鹿鼎记》中告诉读者,大清龙脉的所在地叫鹿鼎山,而我们眼前这座曾保佑努尔哈赤和他的子孙们打下江山的龙脉,却有着一个寓意吉祥的名字“启运山”。那么,启运山和鹿鼎山会有什么内在的关联吗?
  
  据史学家介绍,清永陵的坐山,在清顺治年间才被封为“启运山”。在得到启运山这个名字以前,它的原名是龙岗山,而当地的老百姓就直接叫它“狍子山”。狍子山之所以得名,据当地人说多半是因为山深林密,野生动物聚集,尤其狍子的数量很多,所以才有了这样一个名字。在新宾县一户养狍子的人家里,我们惊奇地发现,狍子和鹿的外表竟然极其接近!狍子刚出生的时候,身上甚至有着类似于鹿纹的花纹,在胎毛褪掉之后,它们身上的花纹才不见了。另外,狍子的体型要比鹿小一些。除此以外,很难区分这两种相近的动物,外行人更是不易辨别。这一行给我们的心中又增添了一个问号:启运山——狍子山——鹿鼎山,这是一个巧合,还是金庸先生给读者的一个暗示,又或者这三者本来就是同一座山的不同名字呢?在追寻的过程中,这个问题终究没有得到明确答案。如果清王朝在其龙兴之地——鹿鼎山或者狍子山——果真留下了一笔宝藏的话,那么今人首先能想到的就是启运山前的“关外第一陵”——清永陵。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太连清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