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是胜利还是耻辱?重温中俄雅克萨之战和签订《尼布楚条约》始末

时间:2015-01-22 16:16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俆潜点击:
  雅克萨之战是清朝在康熙年间为反击沙皇俄国对我国黑龙江流域的入侵而发动的旨在捍卫边疆国土的反侵略战争。在经历两次雅克萨之战后,清政府将沙俄侵略军赶出雅克萨地区,并迫使沙皇同意进行和平谈判。经过一番艰苦的谈判,中俄双方最终签订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边界条约——《中俄尼布楚条约》,该条约划分了两国东段边境,从而在法律上肯定了黑龙江流域、乌苏里江流域是中国的领土。17世纪80年代发生在我国东北边境的雅克萨之战,对于进关未久且在关内立足未稳的清政府而言,意义是十分重大的。但后世人对签订《尼布楚条约》却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看法:有人认为它是不平等的:胜利的一方反倒割让从额尔古纳河到贝加尔湖约25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使俄国合法地获得了侵略基地和广大领土,并为中国的东北和蒙古进一步被渗透和侵略埋下了祸根;而认为是平等条约的理由则是:《尼布楚条约》使双方的利益都得到了体现,史料证明,国际法的一些原则确实在尼布楚谈判中得到了尊重和应用,在内容和程序上基本按照国际惯例,让《尼布楚条约》具有无可质疑的国际法律效力,沙俄不得不完全地从有争议的流域地区撤走,在100多年里,中俄双方都严格地遵守了条约的规定,俄罗斯人一直停留在阿穆尔河流域以外的地区,双方的边境保持了和平。那么,这场战争到底有着怎样的经过,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尼布楚条约》呢?

 
  东西两大帝国的初步碰撞
  16世纪,以莫斯科为中心的统一国家形成以后,俄罗斯的野心逐渐膨胀,开始四处兼并土地,扩充自己的版图。正如恩格斯所说:“莫斯科大公们却只是在长期斗争之后,才终于摆脱了蒙古人的羁绊,开始把大俄罗斯的许多公国联合成一个统一的国家,然而这一成就看来只是助长他们的野心。”
  伊凡三世时代(1462—1505年),俄国的领土只有二百八十多万平方公里,偏居于东欧东北角一隅。但到了20世纪初叶,俄国的面积已骤然增加到两千三百多万平方公里。如果按日期精确计算,从16世纪开始的四百年间,俄国平均每天占领一百四十多平方公里的土地。这种扩张的速度是十分惊人的。在俄国兼并土地的过程中,吞并西伯利亚显得尤为重要。西伯利亚连接中国东北地区和库页岛,与北美洲也仅有一条窄窄的白令海峡阻隔。从地理位置而言,它是沙皇俄国向美洲和东亚进一步扩张的交通枢纽。从16世纪末叶到17世纪中叶,哥萨克(突厥语,意思是“自由人”,原指从中亚突厥国家逃到黑海北部从事游牧的人,后泛称15—17世纪从俄罗斯农奴制压迫下出逃的农民、家奴和城市贫民,他们受沙皇政府雇佣作战,以英勇善战著称)曾长驱两万公里,将沙皇俄国的殖民势力扩展到太平洋沿岸。俄国用了半个多世纪时间,几乎鲸吞了西伯利亚的全部领土。
  早在明末的崇祯五年(1632年),沙俄已占据了叶尼塞河中下游和上游的部分地区。然后从北方来到勒拿河流域,建立了维柳伊斯克。1638年,俄国政府下令在勒拿河右岸成立“雅库茨克督军府”,俄国以雅库茨克为中心,分别从西部和北部两个方向入侵贝加尔湖地区。先后建立了维尔霍连斯克(1642年)、巴尔古津堡(1648年)、伊尔库茨克(1652年)等据点,为进一步南下和东进打下了基础。在占领贝加尔湖地区后,俄军以此为基地,一路南下直逼中国的蒙古地区,一路东进抵达黑龙江上游的石勒喀河,进而入侵我国的黑龙江下游地区。
  面对沙皇俄国咄咄逼人的侵略锋芒,刚刚入关的清王朝此时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中原逐鹿的战争中。1644年(清顺治元年)清兵入关,李自成农民起义军在山海关外的战斗中失利,被迫放弃北京。清王朝由此开始了统一中国的漫漫征途。八旗主力入关之初,清廷考虑发祥地盛京地区的安全,便以内大臣何洛会为总管,统辖部分八旗官兵驻防盛京(今辽宁省沈阳市),还在兴京(今辽宁省抚顺市)、辽阳、凤凰城等城设立城守尉等官,留兵驻防。顺治三年(1646年),东北地区改由盛京昂邦章京负责管理。顺治十年(1653年),清廷决定将盛京昂邦章京所辖的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流域,包括黑龙江上游的石勒喀河流域和库页岛在内的海中诸岛,划为单独的行政区,设置宁古塔(今黑龙江省宁安市)昂邦章京总管各项事务。康熙元年(1662年),清廷将盛京昂邦章京和宁古塔昂邦章京分别改为“镇守辽东等处地方将军”和“镇守宁古塔等处地方将军”。
  “宁古塔”一名来自满语音译,是清代宁古塔将军的治所和驻地,是清廷统辖黑龙江、吉林地区的军事、政治和经济中心。顺治十年(1653年)设昂邦章京(意为都统)镇守,长期为清统治东北边疆地区的重镇。每年六月,派出官员至黑龙江下游普禄乡,收受库页岛(今萨哈林岛)居民贡貂。17世纪中叶,俄国哥萨克侵扰黑龙江流域,清朝多次由此地派兵征讨。
  早在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沙俄雅库次克督军就已经派遣波雅尔科夫翻越外兴安岭,进入鄂伦春族居住的精奇里江(今吉雅河),这是第一批侵入我国东北的俄国人。他们在中国境内烧杀抢劫,无恶不作,甚至在这一年冬天吃掉了五十个当地中国居民。
  顺治六年(1649年),俄国政府派遣哈巴罗夫率领七十名哥萨克,对我国黑龙江流域再次进行武装入侵。顺治八年(1651年),哈巴罗夫匪帮得到俄国政府的增援后,占据我国达斡尔族领袖阿尔巴西的住地雅克萨。同年六月,这伙匪徒又窜到黑龙江畔的古伊古达儿村,无理地命令村里的达斡尔人归顺沙皇,并向沙皇缴纳赋税。达斡尔人拒绝了他们的要求,结果遭到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俄国侵略者们几乎屠杀了古伊古达儿村的全部居民。
  在这一年的秋天,哥萨克骑兵袭击了瑷珲城(今属俄罗斯国境),到达黑龙江下游赫哲人居住的乌扎拉村,四处抢劫。赫哲人一面抵抗一面向驻守在宁古塔的清军报警。宁古塔章京海色奉命率领八旗兵包围了乌扎拉村,与俄军展开激战。战斗中双方均伤亡惨重,哈巴罗夫被迫向黑龙江上游撤退。顺治十年(1653年),哈巴罗夫率残余俄军回到莫斯科。
  顺治十一年(1654年),野心不死的沙俄又对我国东北地区发动第三次武装入侵。由斯捷潘诺夫带领几百个哥萨克在中国境内骚扰掠夺,无恶不作。此时,沙俄的入侵已经引起清政府对东北边疆形势的强烈关注。早在一年前朝廷就“命镶蓝旗梅勒章京沙尔虎达,为昂邦章京(都统)镇守宁古塔地方”,以抵抗俄国入侵,保卫边疆的安宁。身负重任的沙尔虎达果然不负众望,率领清军严守边疆,几次打退侵略者的进犯并给俄军以致命的打击。顺治十五年(1658年)七月,斯捷潘诺夫率五百名哥萨克人到松花江上,同时沙尔虎达率领清军在松花江与牡丹江汇流处严阵以待。经过一场激战,清军打死和活捉二百七十余名哥萨克,并击毙了斯捷潘诺夫,有功将士尽皆受赏。顺治十七年,沙尔虎达的儿子宁古塔昂邦章京巴海又在黑龙江下游的古法坛村击败俄国侵略者,至此,入侵黑龙江中下游的俄军残部全部被肃清。
  但是,此时的清政府正忙于镇压关内抗清斗争,巩固其在全国的统治。俄军的这一次入侵并没有引起清政府的足够重视,既没有乘胜兴建城堡,也没有派军队屯田戍守,而沙俄却时刻都在梦想着吞并富饶的黑龙江流域。俄国侵略军仍占据着黑龙江上游的尼布楚城。
  尼布楚位于今俄罗斯赤塔州境内的涅尔恰河畔。该地在清朝初期属于我国蒙古族的游猎地,后来被沙俄侵占并建立据点,改称“涅尔琴斯克”。1689年,中俄双方使团在尼布楚城签订条约,同意中国和俄罗斯以额尔古纳河、格尔必齐河为界,并将尼布楚地区划入俄罗斯国版图。清中期以后,尼布楚成为中俄两国边境贸易的中心之一,但西伯利亚铁路落成后,尼布楚的地位被赤塔取代。
  康熙四年(1665年)冬,一伙俄军由尼布楚出发,重新占领了雅克萨城。俄军在尼布楚和雅克萨筑寨堡、修工事,建立殖民据点,并以此为根据地,不断向黑龙江中下游扩张、侵扰。尽管清政府不断交涉,多次警告、抗议,但仍无济于事,侵略者更加变本加厉,到处烧杀抢掠。东北边疆出现了更严重的危机。康熙帝终于决定,以武力驱逐沙俄侵略者。但随后,清政府陷入了长达八年的平定三藩之乱的战争中,没有足够力量解决东北边疆危机,直到康熙二十年(1681年)平定三藩叛乱之后,清廷才将注意力集中到东北。
 
  雅克萨之战前的军事部署
  康熙帝在东北地区巡视考察后,从实际出发制订了军事斗争、外交谈判和充实边防三者并举的战略方针,并在这一大政方针的指导下制订了周密的计划,进行了细致的准备工作。
  (一)建立军事基地,驻兵屯田
  清初,黑龙江沿岸没有清军驻防,距离黑龙江地区最近的驻防城宁古塔也在千里之外。康熙帝为避免与俄军“我进则彼退,我退则彼进,用兵无已,边民不安”的历史重演,为达到东北边疆长治久安的目的,在经过慎重考虑后,最终决定,“于黑龙江(即瑷珲)、呼马尔二处,建立木城,与之(俄军)对垒,相机举行”。随后,命令宁古塔副都统萨布素等领兵前往黑龙江筑城屯田,防备沙俄的劫掠。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十月,清廷正式设黑龙江将军,萨布素被任命为第一任将军。萨布素临危受命之后,立即着手在黑龙江东岸建立瑷珲城,并以此作为将军驻地和前线清军大本营。康熙二十三年,萨布素又于黑龙江西岸新瑷珲地方另筑一城,移将军衙门于此,江东旧城留兵驻守。瑷珲城和黑龙江城夹江而立,形如双钳,宣告清军已经在黑龙江上布置好营垒。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夏天,第一批乌喇、宁古塔官兵1500人到达瑷珲。康熙二十三年,又有乌喇、宁古塔及增派的达斡尔官兵1000人携带家属到黑龙江屯田驻守。康熙二十四年,清廷派遣盛京的八旗官兵前往黑龙江开垦耕地1500余垧,并教导素来以渔猎为生、不习农事的达斡尔、索伦人以耕作之法,使得他们“课耕有法,禾稼大收”。至此,清廷在黑龙江的军事基地已经建立,为进一步的军事进攻做好了准备。
  (二)解决后勤供应问题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自古以来,莫不如此。保证充足的粮食供应,对清军能否在雅克萨之战中获胜尤其重要。
  清朝以前,东北地区南部的辽河流域,始终是粮食生产基地。清初,经过顺治一朝和康熙初年的大力招民开垦,当地的粮食生产已经恢复到明代的水平,完全能够满足反击沙俄的军事需要。然而,如何把粮食运到黑龙江流域的八旗驻地,这是清军面临的首要的问题。从陆路运输行程数千里之遥,成本太高,只有依靠水路运输才能满足大军的作战需要。于是清廷决定从辽河将粮食运至松花江再经松花江运至黑龙江,然后从黑龙江逆流而上至瑷珲城和黑龙江城储存。为此,设立储备粮仓四处,运送粮食的船只和水手,全部由东北三将军自己解决。为运送粮食,清廷总计建造运粮船只二百八十艘,动员水手两千七百人,他们从康熙二十二年起,连续向黑龙江前线运送粮食。
  (三)修造战船,解决水路战争需要
  以往清军向黑龙江前线运输粮食的船只,只有大船八十艘。然而这些大船主要是运载粮食和重武器,逆水行驶时,还需要纤夫在两岸拉纤而行,根本不能用来配合陆上部队作战。有鉴于此,议政大臣郎坦在“平罗刹之策”中向康熙帝建议再造小船五十六艘,专门用于战场上使用。康熙帝很重视这个建议,命令户部尚书伊桑阿,带领良匠,前往宁古塔修造战船。
  (四)调兵遣将,部署全局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九月,康熙帝考虑进攻雅克萨关系重大,下令八旗都统瓦山等人前往黑龙江,会同萨布素议定清军攻取雅克萨的计划,同时着手征调部队以加强前线清军的力量。如派遣善于水战的福建人林兴珠率其藤牌兵五百人,前往东北前线助战;命直隶、山东、山西、河南巡抚,各派熟悉火器兵二百五十人,预备火器送京师以备协攻雅克萨城;调杜尔伯特、扎萨特蒙古兵五百人维护自墨尔根至雅克萨之间的驿站交通;副都统马喇等人所饲养的大批军马事先预备于嫩江岸边的齐齐哈尔,以保证战场上清军有充足的马匹使用;蒙古科尔沁十旗应于康熙二十四年进贡的牛、羊诸物,也被下令不必送到北京,全部改送黑龙江前线。
  为加强前线清军的领导,清廷遣派八旗都统彭春赴黑龙江任清军主帅, 派副都统班达尔善、护军统领佟宝等参赞军务。
 
  两次雅克萨攻城战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正月,康熙帝下达以武力收复雅克萨的命令。康熙帝任命都统彭春为统帅,副都统班达尔善、护军统领佟宝、副都统马喇、銮仪使林兴珠参赞军务,率领清军三千人向沙俄军队盘踞的雅克萨城进发。
  五月二十二日,清军抵达雅克萨城郊。本着先礼后兵的原则,彭春派俄军俘虏把用满文、俄文、拉丁文书写的文书送入雅克萨城内,向俄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俄军撤出雅克萨。但是,俄军头目托尔布津自恃巢穴坚固,拥有士兵四百五十人,炮三门,鸟枪三百支,拒不投降,要以武力抗拒。清军于五月二十三日分水陆两路列营攻击。陆师布于城南,集战船于城东南,列炮于城北。二十四日,清军截击了一队沙俄援军,击毙三十余人。二十五日黎明,清军向雅克萨城发起总攻。
  清军采取在四面合围、同时攻击的战术。俄军腹背受敌难以支撑。经过一昼夜激战,守城俄军遭到沉痛打击,清军又在城下三面堆起木柴,声称要火攻。俄军雅克萨督军托尔布津在内无粮饷、外无援兵的情况下,走投无路,被迫遣使乞降,要求在保留武装的条件下撤离雅克萨。清军经过慎重考虑,同意了残余俄军的投降请求。在受降仪式上,托尔布津发誓绝不再来。清军统帅彭春按照康熙帝出发前的旨意,释放了全部俄军战俘,允许他们带走武器和财产。
  第一次雅克萨之战失败后,托尔布津率残军从雅克萨撤回尼布楚,但其侵略的野心不死,仍时刻准备卷土重来。这时,由拜顿率领的六百名沙俄援军赶到尼布楚。在得到国内增援,并侦知清军全部撤离雅克萨后,托尔布津决定背弃誓言,率领俄军在七八月间分批重返雅克萨,并全力构筑城堡工事,做了长期固守的准备,此时距俄军的战败投降才不过两月有余。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二月,康熙帝得知俄军重新占领雅克萨城,感到事态严重,立即调兵遣将,部署第二次雅克萨之役。
  五月上旬,萨布素率领两千清军从瑷珲出发,月底逼近雅克萨。清军致信俄方,令其投降,俄军置之不理。此时,雅克萨城内有俄军八百二十六人,装备十二门大炮。残余俄军凭借城防坚固,火器充足,退进要塞内部,挖洞穴居,冒死频繁出击,致清军不能逼近城垣。
  由于清军只有五十支火枪和少量火炮,其余的武器均为弓箭刀矛,攻坚能力较差。雅克萨城一时难以攻下。久攻不下之际,清军将领集会商议,认为“若不断其水道,则持久难为力”。于是各路清军约定同时发动进攻,奋勇直逼雅克萨城下,掘长堑,筑土垒,准备长期围困。俄军对此深感恐慌,拼死反扑,双方激战四昼夜。在激战中“雅克萨督军”托尔布津被击毙,拜顿代其指挥。这时,清军已掘完长堑,筑成土垒,对俄军形成了瓮中捉鳖之势。七月八日,俄军再次出城争夺城北炮台,被守台清军击败,俄军从此困守城内。
  随着时间的推移,清军长期围困的战略取得显著成效,至当年九月底,雅克萨城内八百多名俄军或战死、或病死,已仅剩一百五十余人,粮食弹药亦消耗殆尽,山穷水尽之下,困守雅克萨的俄军只有坐以待毙了。
  在围困雅克萨的同时,康熙帝仍然没有放弃外交努力。他在致沙皇的咨文中多次敦促沙俄撤回雅克萨的军队,遣返中国的逃人,并表达了希望两国划定边界、互不侵扰、永修和好的愿望。而沙俄政府得知清廷决心收复雅克萨后大为恐慌,因为沙俄此时正深陷欧洲战场,无力向远东增援。为了巩固在远东侵占的地盘,沙俄政府不得不接受清政府的建议:通过谈判解决两国的边界争端。九月,沙俄派遣大使飞驰北京,请求清政府停战并举行边界谈判。康熙帝在接到沙俄的停战国书后下令解除雅克萨之围。至此第二次雅克萨战争得以结束,中俄双方进入谈判阶段。

 
  尼布楚谈判及条约的签订
  沙俄政权在战争受挫后,虽然提出通过谈判解决黑龙江流域问题,但并不想轻易放弃侵占这一地区的势力。俄国谈判使团成员有御前大臣戈洛文、伊拉托木斯克总督符拉索夫、秘书科尔尼茨基。当时俄国政府的基本方针是企图通过外交谈判取得黑龙江以北的全部或一部分中国领土;如果在谈判桌上达不到目的,就准备再次诉诸武力,以求在东北地区获得最大的战略利益。
  而清廷对黑龙江流域的领土及主权观念极为明确。1688年,康熙帝任命领侍卫内大臣索额图为全权大臣,与俄使议界。康熙帝指出,俄罗斯占据的尼布楚是中国茂明安部游牧的地方,雅克萨是中国达斡尔族居住的土地。该地区土地自古就归属中国。
  中俄两国经准备后,商定于1688年在色楞格斯克进行谈判。这年5月30日,中国使团从北京出发,前往色楞格斯克,7月下旬行抵克鲁伦河附近,因漠西蒙古准噶尔部的葛尔丹进犯喀尔喀蒙古,道路阻隔,无法通行,索额图使团不得不折回北京。随后清廷又与俄国代表商定,将谈判改为1689年在尼布楚举行。
  中俄双方经过一段时间准备,于8月22日正式开始了谈判。戈洛文在第一天的会谈中抛出第一个方案:“应以阿穆尔河(即黑龙江)一直到海为两国边界。阿穆尔河左岸属沙皇陛下方面,右岸属博克多汉殿下(即康熙)方面。”索额图态度鲜明,断然拒绝了这个荒谬的方案,指出:里雅那河(即勒拿河)原系我疆界,黑龙江流域的贝加尔湖以东从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因而提出以勒拿河和贝加尔湖作为中俄国界。他正告对方,中国皇帝“并未谕令中国使团向沙皇俄国割让一寸领土,同样也没有令他们去侵占沙俄领土”。双方激烈争辩,夜幕降临时才休会。
  第二次会谈,仍无成果。戈洛文出尔反尔,谈判陷入了僵局。中国使团担心谈判落空,千里迢迢而来却徒劳而返。正在这时,尼布楚当地各族人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俄斗争,大批群众扶老携幼,携带帐篷赶着牲口,聚集在尼布楚下游,盼望祖国来人接应他们。面对风云突变的形势,戈洛文不得不改变策略,终于抛出了俄军撤出雅克萨的划界方案,谈判才得以继续下去。索额图行前曾上奏康熙帝,认为“尼布楚、雅克萨两地当归我国”。康熙帝则指示索额图“尼布楚归我国,则俄罗斯贸易无所栖止,可以额尔古纳河为界”。可见清廷还是充分照顾到了俄国人民的利益。双方交换条约草案后,又经过激烈辩论,中俄两国终于在1689年9月7日(清康熙二十八年七月二十四日)签订了《中俄尼布楚条约》,条约包括《中俄尼布楚议界条约》和《黑龙江界约》两大部分。
  该条约明确规定中俄两国东段边界以外兴安岭(即斯塔诺夫山脉)至海、格尔必齐河和额尔古纳河为界,凡岭南一带土地和流入黑龙江的河川,全属中国;以北一带土地及河流,全属俄国。乌第河流域划为待议地区,留待以后再议。俄国事实上承认侵略中国黑龙江地区为非法,同意把侵入这一地区的沙俄军队撤回本国。沙俄通过《尼布楚条约》把原属中国的贝加尔湖以东尼布楚一带地方纳入其版图,并获得重大的通商利益。条约的全部条款及交涉过程都清楚地表明,这个条约是经过平等谈判、中国政府作了让步的结果。

 
  《尼布楚条约》的意义与争议
  中俄《尼布楚条约》肯定了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地区都是中国的领土,它遏止了俄国向东方的侵略扩张。现在,中方一般给予《尼布楚条约》正面评论,认为该条约是两个主权国家的正常边界条约,是平等条约。其内容基本上体现了两国政府平等互利、和平共处的原则。沙俄巩固了他对西伯利亚的占有权,而且获得了同中国通商的权利。清廷则通过该条约确定了中俄东段国界,从法律上肯定了中国对黑龙江与乌苏里江流域的主权,为中俄边境地区带来了一百五十多年的和平。在遏制沙俄侵略上也是有深远意义的。
  但也有人认为,中国在该条约中放弃了从额尔古纳河到贝加尔湖的领土,该条约实际上不利于中国,所以《尼布楚条约》应算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外兴安岭附近地区自古就是中华民族东北少数民族的聚居地,自唐朝以来,辽朝、金朝、元朝、明朝都对该地区实施了有效统治,明朝还在该地区设立奴尔干都司进行管辖。而俄罗斯最初只是一个莫斯科公国,其主要领土在欧洲,外兴安岭附近离俄罗斯本土相距一万公里还远,清初的时候,俄罗斯一些匪徒才流窜到外兴安岭附近殖民。而此时清朝正是处于“康乾盛世”时期,此时的俄罗斯彼得大帝才刚刚实行改革,一个处于盛世的国家,在家门口打一个远道而来的侵略者,却要死伤数千士兵才攻下只有几百沙俄匪徒占据的雅克萨城。以当时清朝的国力,本应能够将沙俄侵略者逐出国门,但是最终却割让领土(贝加尔湖以东原属中国的尼布楚土地)才最终达成协议,于情于理似乎解释不通。
  实际上,清廷让步的主要原因有两点:
  一、清军武器落后,清军虽然在入关前就已经开始熟练使用葡萄牙形制的红衣大炮,但少数民族崇尚骑射的风俗在入关后并没有改变。反而在历代皇帝的反复倡导下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特别是当时的东北地区,火炮数量严重不足。而且作为主要步兵武器的“鸟枪”,清朝在当时已经落后于西方。因此绝大多数手持大刀、长矛和弓箭的清军在对抗沙俄侵略者的凶猛炮火时死伤惨重。
  二、清朝入关不及两代,而且刚刚平定三藩,经历了一场历时八年的国内战争。同时,漠西蒙古的葛尔丹也对中原虎视眈眈。在全国统治尚不稳固的情况下,清廷不愿与沙俄再进行一场消耗战。所以在有限让步的情况下,签订了《尼布楚条约》,以此换来了边界较长时期的和平稳定。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太连清 编辑整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