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芳子同甘珠尔扎布结婚

时间:2015-06-05 16:11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点击:

川岛芳子


       满蒙独立,复辟清朝,这是蒙古的巴布扎布将军,以及日本志士为之奋斗的目标。

日本名川岛芳子,爱新觉罗东珍,同她的初恋情人山家亨少尉有如棒打鸳鸯般分手后,与甘珠尔扎布结了婚,这位甘珠尔扎布的父亲,就是巴布扎布。

在巴布扎布看来,甘珠尔扎布乃是一个不孝之子。芳子也识破了这个男子是个窝囊废,结婚不久,事实上就分手了。

在川岛浪速所策划的满蒙独立运动失败以后,作为再起的计划,便是第二次满蒙独立运动。

巴布扎布在日俄战争结束,“满洲义军”宣布解散后,便返回故乡彰武县担任警察局长,委曲求全,养精蓄锐,静观时局之演变。不久,中国本部爆发革命,清朝被推翻,建立起民国。在外蒙古,活佛的独立军举起了义旗。

原来由于汉族势力的扩展,使蒙族的土地逐渐被夺占,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活动范围日趋缩小,因此,对汉人的反感日益强烈。只是因清朝历来采取相当优遇的政策,迄今一直相安无事。当清朝统治被推翻后,勇敢漂悍的蒙族便无所顾忌地提出实现其独立的要求。于是,巴布扎布认为时机已到,离开警察局率领其部下崛起,其部下虽为数不多,但屡败民国军,声势日益壮大。当准备建立外蒙独立政府时,巴布扎布获悉,已被背后怀抱扩张侵略意图的俄国巧妙地加以利用,并已达成默契。尽管处在闭塞的边境,但巴布扎布深知,俄国的援助实出自其侵略野心,因而忿然脱离外蒙军队。他认为,除应与外蒙分开,首先谋求内蒙的独立外,别无其他道路可走。恰值袁世凯迫使清帝退位,传闻其将就任大总统职位,巴布扎布乃毅然崛起。也可能为时过早,不过,出自对袁世凯的暴虐的激忿,促使其坚决为实现勤王谋取独立而起事的决心。

可是,几经转战各地,形势发展并不乐观,尽管继承其祖先成吉思汗勇敢善战的传统,但因地处边境,武器弹药补给困难,不得不暂时退守哈拉哈河畔休整,制定新的积极方案。首先,采取同抱有共同理想的宗社党在满洲相呼应的活动方针;其次是,与日本从事满蒙独立活动的志士携手,依赖其物质与精神方面的援助。抚今追昔,当日俄战争时期,那些在满洲旷野生死与共、共同战斗过的日本志士,他们那种英勇果敢的精神,至今记忆犹新。巴布扎布派出两名部下前往日本,奔走于日本朝野,以谋求实现其最后之目的。

接待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川岛浪速。川岛等人正等待时机修改前此遭致失败的计划,因此,便使巴布扎布的使者,为谋求在满、蒙、华北建设新的王道乐土的愿望,重新获得迈开第一步的机会。于是,纠集同伙开展起工作。

青柳、木泽两大尉,斋藤中尉等一行数人,在蒙古使节的陪同下,为进行实地考察与会晤巴布扎布而整装出发,这是大正四年(1915)的事情。一行在哈尔哈庙附近与巴布扎布会晤,他深为日本志士忧国忧民之情所感动,双方初次会晤便情投意合。巴布扎布本人在人格方面,具有将军的威严仪表,因此,其属下的蒙古骑兵,亦充满视死如归的气概与英勇精悍之素质。

川岛获悉哈尔哈庙会晤的情报后,立即飞往旅顺,敦促肃亲王部崛起。鉴于同日本政府当局之间的复杂情况,请肃亲王暂时在独立运动当中不宜直接露面。但不管如何,运动的最终目的与中心不会有任何变化。

肃亲王甚至动用了他的世袭财产,供做军费之用。实际作为川岛后盾的岩崎久弥、大仓组,为表明对这方面的支持与谅解,决定给予贷款。满洲本部设在大连,按分工部署各自奔赴任所。工兵大尉人江种矩等人,事后新加人此集团。

首先是如何运输供应巴布扎布的武器问题,在运送方法上,可以说是挖空心思地想出各种千奇百怪的办法,瞒过中东路俄国官宪的耳目运进去的。如把手枪子弹包装成火柴运送,有时把炸弹暗藏在豆瓣酱罐子里运进去。

芳子回到大连后,立刻向其胞兄提出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

“哥哥,我想结婚。”

“结婚?”

宪立不免为这突如其来的话题感到惊讶。

“对象是谁?”

“甘珠尔扎布。”

“甘珠尔扎布?”

宪立也不清楚芳子想结婚的真实目的。过去凡提到婚事她根本不理睬,如今,长期远离在外,犹如一匹奔驰野马的妹妹,公开提起终身大事,不能不给予热情支持。按中国惯例,已过婚龄的妹妹这种表现,倒使乃兄感到安心了。

甘珠尔扎布由于意外地能同芳子结婚,而异常高兴。盛大的结婚典礼是在大连举办的。新房暂时在高级住宅区圣德街五号,父母的旧居。前庭有花园,人口处是宽敞的客厅,砖瓦结构的洋式二层楼房,室内完全按中国式传统摆设的。此地距码头、大和旅馆以及大连的银座—浪速盯闹市区较远,离星个浦公园较近。

甘珠尔扎布的过分高兴,未免为时过早。新婚之夜,芳子开口第一句话就表示:

“结婚之后,我也得享有自由。”

“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无论干什么,到哪里都是我的自由。我有必须完成的使命,绝对不许干涉……还有……”

这简直象女皇吩咐她的侍从一样的语气。甘珠尔扎布巴不得把芳子捞到手,当然要给芳子充分的自由。深知芳子急性子脾气,根本不敢和芳子争论。

“寝室要分开,马上要搬迁到别处去住。”

在芳子心目中,始终萦绕脑际的是自己是清室公主,而甘珠尔扎布是巴布扎布的儿子,不过是效忠乃父肃亲王的属下而已。甘珠尔扎布很想了解芳子心灵深处在想什么。在张作霖被暗杀之后,处在少帅统治之下的满洲,大肆排斥日货,在风云吃紧的形势下,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呢?可又没有询问的勇气。对一般女性来说,结婚乃是终身大事,出嫁意味着找到一生的归宿,要为婆家与丈夫牺牲一切。但对芳子来讲,结婚还蕴藏着另外的重要涵义。这是埋在芳子心灵深处的一桩心事,沉酒在爱情旋涡中的甘珠尔扎布自不待言,就是任何局外人也都无从知晓。

芳子的话并非谎言和笑谈。

每当她回到家里,向来都是随随便便,毫无顾虑地与其他男人来往交际,尽管不是两性关系,而是谈论国家命运大事,可是,对于一代风云儿,蒙古独立运动的闯将巴布扎布的夫人,则是无法容忍的。婆母以及大姑子、小姑子,都对她奔放无羁,性的无政府主义作风,发自其内心异乎寻常的妖气,感到格格不人。在这种新与旧的矛盾面前,懦弱的甘珠尔扎布,只好居间受夹板子气了。芳子为人自负,妄自尊大,犹如开屏的孔雀,目中无人,自我炫耀。她朝思暮想的是清朝复辟梦。

甘珠尔扎布梦寐以求的新婚蜜月,到头来却是苦恼的日日夜夜。他不得不求助于挑南、醛泉西南的蒙古土谢特王府的联襟耶西哈逊王公,为了暂时摆脱来自家庭的压力,乃伴随芳子前往蒙古旅游。这对自幼在城市长大的芳子来说,坐落在沙丘里的王府,真好比梦中王国。牧歌式的风光,寂静的大地,别有一番情趣。芳子伫立在王府的旷野上,仰望长空,天地连成一片,牧羊人赶着羊群从遥远的沙丘缓慢地走过来。这时,甘珠尔扎布悄悄地从背后伸过手来,拥抱起芳子。

“啪!”一记耳光打在甘珠尔扎布的脸上。

“你干什么?”

甘珠尔扎布怒不可遏。

“面对如此广阔天地,你作何感想?”

“广阔,又怎么样?”

“你对此广阔天地竟无动于衷?这里尽管只不过是大清帝国的一个小小的角落,……你难道不是一个男子汉吗?这里是你父亲及其他无数蒙古人为清朝流血牺牲的土地啊!”

“现在想那些又有什么用?还不如冷静地想想我们的幸福……”

“不是清朝的天下,我不会有安静,也不会有幸福!”

芳子紧盯着甘珠尔扎布,接着又说下去。

“据大村君谈,满铁已减少五千多万元收人,裁减一千五百人。吃了张学良这么大的苦头,不晓得关东军究竟在干什么。难道还不打算和张学良东北军阀较量一下吗?”

“是啊,轻易不会打起来的吧!”

“为什么?”

“日本政府是不愿在东北挑起事端的。面对国际联盟的干涉,不愿使国际形势趋向恶化。除了政府与军部中的少数狂热军国主义分子外,多数人希望和平……即使我们计议起事,又有谁给予真正支援呢,令尊不是已有先例……”

当了解日本政府,军部对待巴布扎布的态度之后,芳子颇为感慨地表示:

“至于说日本对他们俩的态度,根据形势变化可以任意撕毁协议,这本来是日本军部的故伎。”

不久,应在郑家屯满铁公所任职的岩原之邀,芳子与甘珠尔扎布辞别土谢特王府,来到郑家屯。

“岩原君,你知道关东军的驻防地和兵力情况吗?”芳子好像一个参谋似的询问。

“有一个派遣师团,兵力约五千,驻防司令部设在沈阳。每两年换防一次。另外,还有守卫满铁沿线的六个独立守备大队。总兵力是一万零四百人。”

“只有一万零四百人?”

芳子不禁为兵力之少,深感震惊。

“那么兵力是如何配备的呢?”

“按主要地区分散驻防,长春设有旅团司令部,步兵一个连队;奉天有一个连队和一个大队。”

“未免太少了。”

“还有辽阳设有旅团司令部,步兵一个连队。就是说,辽阳设有师团和旅团两个司令部。”

“旅顺呢?”

“旅顺有一个步兵连队和一个重炮兵大队,海城有一个野炮连队,铁岭有一个工兵大队。独立守备队在奉天、公主岭、大石桥、连山关、铁岭、鞍山各有一个大队。实际上不足一个大队,以连山关为例,设有大队本部,有两个中队,在本溪湖有一个中队,安东有一个中队。”

芳子沉默无言。调转过马头,同岩原由城郊转了回来。

岩原趁出差机会,伴随芳子夫妇返回大连。在火车里,尽管是改换了服装,芳子还是受到了记者的包围。后来经岩原说她是随他到大连去参观的蒙古王公夫人,芳子也假装不懂日本话,才算解了围。

不过,第二天报纸上仍然刊发了附有照片的消息,“川岛芳子伴随新郎返回大连。”

岩原也觉察到他们不像正常的夫妇关系。从郑家屯回来一个月左右,芳子便携带宪立的一笔巨款,从大连消失了踪影。

 


(文章来源:《东洋魔女川岛芳子》 吉林文史出版社 )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