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江青第一次出国始末:去苏联治病

时间:2015-10-28 10:34来源: 新浪历史 作者:点击:


  江青一直向往国外,她从未出过国,而那时出国,诱惑力最大的是“老大哥”苏联那里。在西柏坡时全国解放战争正在紧张地进行,她不便离开毛泽东。如今解放了,可以松一口气了,她迫不及待地向毛泽东提出到苏联去检查身体。
  

 
本文摘自《回首中南海:走进中南海》,作者:顾保孜 杜修贤 等摄,东方出版社

 
  在万紫千红的四五月,北京披上节日的盛装,人民喜气洋洋,庆祝胜利的锣鼓日夜不停,江青心中之喜,更不待言。在国内的土山沟里关苦了,江青一直向往国外,她从未出过国,而那时出国,诱惑力最大的是“老大哥”苏联那里。在西柏坡时全国解放战争正在紧张地进行,她不便离开毛泽东。如今解放了,可以松一口气了,她迫不及待地向毛泽东提出到苏联去检查身体。她要求把八岁的李讷一块带去,顺便割扁桃体。
  
  毛泽东对她的要求开始感到惊讶,为什么不可以在北京检查,难道有什么医生看不了的病?其实,她已跑到北京最有名的协和医院里,要名医生做了各项检查,检查结果正常,但她仍以北京技术不高为借口,要即刻动身去苏联。毛泽东最后还是同意了她的要求,他希望江青能借去苏联治病之机开开眼界,学点东西回来,因为她还年轻。
  
  江青终于得以成行。与她同行的还有女儿李讷以及警卫员、护士和一位俄国大夫。她们先是坐火车到沈阳,然后再从沈阳转往大连。
  
  在沈阳,高岗早已在火车站恭候。高岗陪同江青一行人下榻高级迎宾馆之后,当天又一次来看她,并批了三万卢布给江青花用,第二天,又亲自用专车送他们到大连飞机场。那里,有一架苏联派来的斯大林的专机在等候她们。专机上除了飞行人员,还有专程护送的两名保卫人员。
  
  江青第一次坐上飞机,而且是专机,她第一次尝到了飞机的“恶作剧”。
  
  飞机在离贝加尔湖不远的上空,突遇寒流来袭,气压骤然变化,飞机猛地下降2000米,飞机里的所有人的五脏六腑仿佛被掏了出来,幸亏驾驶员的技术高超,没有出事。江青的脸色“刷”地发白,两只眼珠子突出,大叫一声。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也使机上的保卫人员大惊失色,惊险过后,江青便在飞机上躺着哼个不休,几乎不能说话了。大家全不顾自身的反应,忙着侍候她。当时飞机航程有限,江青经过三天的时间,空中的生活才得以终结。
  
  因为知道江青是毛泽东夫人,苏联很尊重她,安排她到南方海滨,住进疗养院高级房间。对于她来说,从1937年秋进入延安,到1949年春进入北平,在山沟沟里生活了十多个年头。如今,35岁的她,可以尽情享受一番,苦尽甘来了。
  
  在苏联疗养期间,江青最为高兴的事是见到了斯大林。
  
  那时刘少奇受中共中央指派,秘密访问苏联。斯大林接见了刘少奇,同时也接见了作为毛泽东夫人的江青。
  
  在宴会上,江青站起来向斯大林敬酒。斯大林见她那么年轻,以为她会怯场。她,演员本色,不慌不忙走到斯大林面前,高举着酒杯,像朗诵台词一般清楚地说道:“我举杯,向斯大林同志敬酒,祝愿斯大林同志健康长寿!斯大林同志的健康,就是我们的幸福!”
  
  斯大林听了江青的祝词,脸上浮现出笑容,说道:“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健康是你们的幸福!谢谢!我祝愿毛泽东同志健康长寿!”
  
  斯大林高举酒杯,和江青碰杯,一饮而尽。
  
  在苏联期间,江青遇到的也不都是舒心事。苏联医生对她的检查在她看来又是一场“恶作剧”。
  
  苏联医生安排她到皇宫医院作全面身体检查,结果确定心血管及肺部正常,血液正常,肠胃过敏,子宫颈口糜烂,体重不够,当施行胃液检查的时候,她拒绝吞橡皮管。经医生一再劝说,才勉强吞下去。
  
  胃液刚抽完,她已经受不住,似乎要晕倒,这一下子,医生、护士手忙脚乱地侍候她,紧张忙碌了一大阵,才安静下来。她向随行的中国护士说:“真倒霉,吞这橡皮管,我本来就不愿意,来这儿是样样要听从他们的,真野蛮!剥夺了我的人生权利,我几乎死过去!见鬼!”她躺在床上生着气,又小声咕噜:“我难过时,又没有一个贴身翻译,哑巴吃黄连,真受罪!这个苏联翻译像上班似的,中文又不好。”
  
  中国小护士不知怎么回答,自己不会讲俄文,心有余而力不足,当江青吞管子难受时,只能干着急。然而,小护士又想,既然来苏联是为了检查身体,一切应信赖医生;既要把身体弄结实,则一切必须服从医生。所以,她不同意江青的牢骚。
  
  皇宫医院医生检查的结果是:除了官能性神经过敏之外,没有任何器质性病变,用不着住医院治疗,只决定疗养一段时期。
  
  她被送到疗养院的高级房间里,这儿空气极好,四处是树林和花坛。加上李讷割完扁桃体,很快恢复,活泼健康,又有小护士带着她玩。江青在疗养院住了一个时期,又搬回斯大林别墅里,当初检查时的不愉快开始淡忘,心情开始轻松愉快。可是好景不长,没多久她又跟随行的小护士怄上了气。
  
  小护士只有28岁,身体很结实,不高不矮,像红云样的脸色,短短的头发,显得很精神;她出身于贫苦农家,政治上很可靠,吃苦耐劳。她主要任务是医务上护理江青,顺便照看李讷。
  
  一天,江青的兴致上来了,她一边在穿衣镜前梳妆打扮一边招呼小护士:“医生叫我锻炼身体,我们就去打打网球,趁今天精神好,你去告诉翻译员准备,我马上就来!”她又擦了一些雪花膏,拍了一些粉,换了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和球鞋。苏联工作人员一切准备停当,在网球场上等江青出来,其中有苏联译员卡娃。许久,老远见江青步子轻盈地和小护士、李讷走来了。李讷跑来,拿了一个球拍,叔叔们赶紧教她握着拍子朝天打球,球打不住,滚了好远。江青命令小护士拾球:“你站着不想动,小孩子自己拾球,这太辛苦了,她是刚开完刀的人!”
  
  小护士忙着为李讷拾球。
  
  “李讷!你乖!让我们打,把球拍子给小护士阿姨。”江青在球网的另一边叫着。
  
  “我不会打,我带李讷到那边玩玩去,到林子里拾蘑菇去!”小护士天真地说。
  
  “不,你来陪我们。”江青命令。
  
  “我不会打!”小护士回答后,就带李讷走了。
  
  小护士不听话,江青不高兴,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不尊重。她一直认为自己是高贵的人,不管什么时候,身边应该有人侍候,或者美其名曰陪伴;留下她一个人在网球场上和苏联朋友打球,非常有失体统和面子。她板着脸,打了几个回合,推说身体不好,要回楼上去。“你的身体不好?”卡娃用不纯的中国话问。
  
  江青点了一下头,不说话。
  
  约摸半小时,卡娃告辞回家。不一会,小护士也回来了。李讷手中捧着一把蘑菇,嘻嘻地笑道:
  
  “妈!看这些蘑菇多好玩,像雨伞一样,还香着咧。”
  
  话还没说完,江青倒退了两步,手指蘑菇:“喂,你太无知识,这是毒菌类,你让小李讷玩,能保险?李讷,快到卫生间去,洗干净手!”李讷吓了一跳,妈妈的话,说到哪里,就得做到哪里。她忙到卫生间里,把菌子丢在手纸篓中,开着水管洗手。小护士退了一步,江青指责道:
  
  “你太不懂事,她手洗不干净,会有什么后果呢?出了事你能负责吗?还不去帮助她再洗一次。”
  
  小护士也觉得自己大意了,刚才兴高采烈的散步,换来一阵子紧张。但是,事情并不止于此,江青还怨气未消呢。
  
  “你就只会打几下扑克,或者弯腰拾蘑菇,打几个乒乓球。我叫你陪我打网球,你口喊不会就溜走了,真是岂有此理!”她要把刚才的气冲出来。
  
  “江青同志,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网球,这是第一次。”小护士请江青原谅。
  
  “你不会打是一回事,你走开了又是一回事,请问你为什么把我一个人留下?让我当着苏联同志的面好尴尬!”
  
  听着江青的数落,小护士心中十分难受,眼泪快要落下来了。
  
  “这使我在外国人面前降低了身份!你知道吗?”江青说到这儿,心中更气,瞪着小护士目不转睛,看样子非大闹不可。
  
  小护士这才明白过来,这位首长是得罪不起的!她不住地向江青赔不是,并保证下次不再出同样事件。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月辰 编辑整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